<xmp id="gweyy">
  • <blockquote id="gweyy"><blockquote id="gweyy"></blockquote></blockquote>
  • <menu id="gweyy"><input id="gweyy"></input></menu>
    EN

    房樺:“脫殼”之關于彭薇作品展的評述

    文:房樺    圖:房樺    時間: 2011.11.5

    剛剛在深圳何香凝美術館展出的“脫殼——彭薇作品(2002-2011)”展場中,不時可以聽到觀眾對藝術家作品的嘖嘖稱奇,感嘆其圖案和色彩的美妙、典雅,討論女體模特和絹鞋的手工制作工藝??梢?,傳統技術的現代感已經打動觀者的心。在當代藝術形式下,展覽及其作品正以設計的方式與大眾、時尚文化發生著前所未有的聯系。我們可以本次彭薇作品展為個案,分析藝術家如何將藝術之美與設計相結合。

    正如展覽的主題“脫殼”所揭示的那樣,此次彭薇作品展(2002-2011)不僅蘊含其藝術在承載傳統上的“金蟬脫殼”,也意味她謹細、寓情的“靈魂出竅”。殼,作為一種承載物,隔斷了現實空間與虛擬空間的通道,同時又作為一種通行證在這兩者之間往返穿越。這種既矛盾又靈活互動的創作方法,又轉化為一種進入“日常生活的審美化”的后現代語境的工具。在以“脫殼”為主題的彭薇個展中,通過“殼”這一形象/工具主體作為系列作品的集中命名,觀看傳統中國繪畫中的裝飾與工藝如何以設計意念的形式傳達出藝術家的生活態度,并代入到現代社會經驗中。在這次展出的作品里面,我們可以看到一個“造物”的線索,源起自彭薇所采用的具體衣物的形態,從寬松、古典的漢服和鞋履,到貼服女性形體曲線的現代商用模型,從作品類型上分為單色線描手稿、平面紙本、平面絹本、繪畫裝置、影像作品及配套的冊頁。這在本質上是將藝術與傳統技藝、現代技術相結合的創作理念。

    也許會有這樣的提問,一位具備了嫻熟繪畫技巧的國畫藝術家,如何在其展示方式和作品上體現出她關于現代設計概念一些話語?

    當我們一進入“脫殼”的展廳內,我們首先可在展示方式上得到一個有趣的解讀,以及由此獲得關于“空間”與創作意涵的啟發。主辦本次“脫殼”展的何香凝美術館,起先正是為了展示女性藝術家何香凝的中國畫作品而設計的一個兼具現代建筑設計理念及東方空間概念的綜合展示場館。其內部空間為通體白色,這個主體顏色對不同的藝術品可產生一種包容和整合的作用?!敖杈啊钡目臻g設計手段使美術館建筑的內部樓梯、走道與外部自然景觀之間產生各種場景交互。美術館的這一建筑設計概念,正好與彭薇作品展現出的“空間”概念的趣味性相得益彰。另一方面,為配合本次展出作品所呈現的“空間”概念的語境,以不同色帶分隔展示空間,色帶的運用并非純粹地使作品起到組合或規劃的功能,反而,使觀眾在觀展路線上可察覺出色帶的使用是為作品服務而設。色帶凸顯了彭薇作品的材料質感以及形體的明暗轉折。展示空間的氣質因此變得更加婉轉,色帶的運用重新劃分了隱秘空間及開放空間的格局,觀者穿梭于建筑空間、展示空間及作品的意念空間,三者的關系與人產生互動,通過作品與各種“空間”產生了關聯。(圖)以“殼”為主題的展覽容器,它包容了藝術家筆墨線條的走向,以及對彭薇“空間”意涵的穿越和追蹤?!懊摎ぁ钡恼褂[概念指向了空間、時間、圖像巧妙地轉換,觀眾跟隨策展思路所暗示的方向,在傳統圖式和現代藝術的情境下悄然游走于三者之間。

    彭薇作品主要運用紙、絹等國畫材料,用裱板、裝置等方式轉化現代的表現方式,其中強調了裝飾藝術的趣味性和審美意識。彭薇早期的作品《繡履記》(2002-2004),創作的思路來源于博物館宮廷繡鞋的收藏目錄,藝術家一時興起便開始畫起來,從西式高跟鞋到中式繡花鞋,在固定的畫面尺寸上做盡圖樣繪畫的文章?!兑吕彙废盗校?003)的創作語言集中用傳統紋樣和圖式在漢服的輪廓內填充瑰麗圖像。這種的這兩套系列作品圖像的來源,主要出自中國古代宮廷繪畫的經典圖式和通俗文化圖式。(圖)以經典圖式的移植及裝飾藝術的再現,也集中在《彩墨錦繡》、《寒林雪景》、《戲夢群英會》、《秋園八景》、《瑞鶴圖》等服飾系列作品。這種移植的方式,側重于復制性地將山水、世俗風物、神話題材雜錦式糅合在同一平面中,藝術家最大程度地保留著工筆國畫技巧和畫面布局的完整性。如19世紀新藝術運動革新所強調的那樣,以自然主義的裝飾方式,提高大眾的審美品味,將奢華手工藝加以發揚,藝術家嫻熟精湛的國畫技巧轉化為設計手段在此刻顯現了出來。新藝術運動同期的批評家奧斯卡?王爾德曾就這種引用自然主義和傳統繪畫結合的設計風格給過肯定地評價,“明顯帶有裝飾性的藝術是可以伴隨終身的藝術,線條和平面中協調的比例所帶來的和諧感深印在觀眾的頭腦中?!盵1]藝術家采用“復數”形式似乎強調了這一理念的可行性,盡管這個階段的作品主要以女性的穿著體驗為仿造對象,是女性細說日什的語言風格。彭薇將經典圖像拆解又再組合,呈現更為親切、趣味和易為大眾所親近的藝術樣式。

    如果以上作品是藝術家創作上小心謹慎地積累,那么以工業制品為仿造對象的創作方式則體現藝術家在設計理念上的飛躍性發展。這主要體現在其女體繪畫裝置和絹鞋系列作品的產生,近十年來彭薇的創作從平面延展方式逐漸轉換到與“空間”發生的不同關系上??臻g的概念體現在彭薇作品中的轉折始于《衣缽》系列(2003),成于《畫皮》女體裝置系列(2008-2011),新作《脫殼》系列(2011)將圖繪的場景置放于實際空間內。場景性的圖繪內容為彭薇圖式的衍化,從空間的移植過渡到空間的生產,由此演變出新的空間定位——具有風俗化城市的結構部署——空間與圖式的內外轉換,這些轉換已經使其作品脫離了與“身體”相關的語言,借助圖繪和仿造的手法將室內場景圖式放置在實際空間中,進一步形成了具有結構化了的、俗化了的城市空間生產的語言轉換。藝術家的空間觀念處在不斷地變化之中。

    在此,須強調一個易為人所忽略的作品元素,白色。白色儲存在絹和紙上,但此色彩的出現并非受材料限制而不得已選擇的結果,而是當面對著色彩豐富、圖形復雜和線條精細的工筆畫藝術形式時,圖像的移植需要避免產生一種強行組合的印象,因此需要尋找一種可以承擔起“包容力”的背景顏色,白色是不二的選擇。如此的創作思考,體現在靠近展墻的架子上一字排開的《漢宮春色》、《唐人秋色》、《乞巧圖》、《牧馬圖》、《夏日花園》、《秋郊牧馬》、《仙山樓閣》及多件飛行動物的女體裝置作品中。因作品色調的功能性,美術館在布展過程中為女體裝置作品的背景展墻重新粉刷了粉灰和粉綠的顏色,以凸顯作品的現代設計感。(圖)也許在國畫世界里,紙質的顏色通常被定性為白色,但在現代水墨實驗中,想超脫藩籬的創作者在材質的選擇上往往得更花心思。在這個展覽中,我們也看到了不同顏色紙質所表達出的不同語言,如設置在色墻之前的一套胸型裝置作品,是藝術家試圖用黃色的紙模烘托作品的古意以取得“歷史感”效果,但顯然黃色遮蔽甚至是吞噬了畫面的細節。(圖)“白色”不僅是一種視覺元素,它還承載著“包容力”的設計因子,通過“白”這個色彩與材質共同發揮作用,強調了白色中的物質性觸感。

    商用女體模特因展示的需要,其造型也千變萬化,而彭薇所用的女體模特屬于常規類型,是她偶然所得的廢棄商業人偶。她從廢棄物中獲得創作的靈感,最終將經典圖式由伏案創作的方式發展到模型制作、描繪、再還原的一個立體雕塑過程。紙質材料包裹女體模特的過程中產生的紋理,也成為彭薇作品中的設計元素之一,令觀者對作品產生了更為細膩的“觸覺感”。模特身上的線條紋理,本可以在制作過程中被撫平,保持畫面的平整,但藝術家卻將它們作為能夠引發觀者觸覺感受的元素設計出來,激發了觀者對紋路的關聯想象?!兑埂芳啊断缮綐情w》等作品中,畫面的繁復部分集中在女體胸部位置,而塑形時紙質也正好隨起伏的胸部敷開而形成向四周散射的紋路。(圖)在塑形材料的選擇上,若與彭薇新作的絹鞋系列做對比,紙質的女體裝置系列更強調工藝性方面的體驗,如多層紙質粘合而成的描繪圖案的區域,對墨、顏料等物質的吸附性,以及立體支撐的能力等都構成了該系列裝置作品更豐富的視覺、觸覺體驗。此外,《蒼蠅》、《飛》、《嗡》、《蜇》等描繪小型飛行動物的女體裝置更直接地表達了神經觸覺經驗,藝術家以矩陣排列方式對“復數”圖像的設置重新管理。策展人采用的并置的作品展示方式也使“復數”語言——這一彭薇作品日漸成熟的表達法——進一步得到了強化。(圖)

    影像作品《彼時彼地》(2011)作為“脫殼”展的結束語,由三部分內容構成:以短片方式記錄藝術家每日在自己手腕上平面式描繪不同款式的名表,全程81天/款的過程和數量講述了時間和圖像的關系;把佩戴的81款“手表”圖像(手部動作)以冊頁形式展出;藝術家撰寫的關于本作品創作過程的文本。影像、冊頁、文本共同組成了一個圍繞空間、圖像、時間三者關系的作品,綜合地展示了藝術家的“空間”概念。(圖)緣于家學影響,彭薇對傳統工筆畫藝術的鐘情和成熟的技藝,使她能按特定圖式創作出更為絢爛、繁雜的變化,不僅將古典繪畫的種種局部,甚至是日什中的圖形,如手表和服飾等現代消費品,也都逐漸移植到各種非平面的創作領域,并以復制和復數的方式展現其創作風格,形成一種自然而然的演變過程。同期的新作,以二十四節氣為分主題的絹鞋《脫殼》系列(2011),與《彼時彼地》的關聯之處,在于它們都是藝術家所尋找到的一個新的繪畫領域,作品既有快速消耗/消逝的物理效果,也有以日常用品為仿造對象的傾向,它們共同暗示了彭薇在創作思路上將逐漸成型的轉折點——向都市消費文化貼近——審美觀由物質美感所帶出的吸引力牽引著消費意識的走向。彭薇創作思路及設計理念的呈現,從對傳統美感的追溯和對文化圖式的拾掇,到都會消費觀念下的審美意識,以設計語言和展示方式發散式地向觀眾傳達作品的意涵。隨著市民社會的成熟,大眾對精細和美感的需求日趨強烈,“脫殼——彭薇作品(2002-2011)”所集中呈現的是藝術家從傳統文化中培養出來的美學素養和美好的生活態度,以及前衛、精美又與生活貼近的一種創作理念,提供給觀眾一些有趣的想法和反思,她以傳統繪畫所培養出來的美學標準,抒發出合乎自己性格、情緒的態度,以及對生活的態度。如彭薇所言“我想著空無。想著它如何永遠流行。永遠品味出眾?!盵2]

    注釋
    [1] 大衛?瑞茲曼著,《現代設計史》,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2007年,頁88
    [2] 彭薇對《脫殼》系列的引文,《脫殼——彭薇作品(2002-2011)》,何香凝美術館編印2011年

    文/房樺

    在线看片福利无码青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