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mp id="gweyy">
  • <blockquote id="gweyy"><blockquote id="gweyy"></blockquote></blockquote>
  • <menu id="gweyy"><input id="gweyy"></input></menu>
    EN

    湯池:北齊壁畫札記

    時間: 2020.12.4

    北齊(公元550年至577年)雖國祚短暫,但在文化史上,是上承后魏、下啟隋唐的重要時期。如《隋書·禮儀志三》記載:“開皇初,高祖思定典禮……(太常卿牛弘)因奏徵學者,撰儀禮百卷,悉用東齊儀注以為準”。北齊的美術創作也十分興盛,著名的響堂山石窟及天龍山石窟等,其開窟鑿像的主要工程,皆完成于北齊時代;當時畫家輩出,楊子華擅畫人物鞍馬,天下號為“畫圣”;曹仲達精于人物梵像,創“曹衣出水”之體。此外,擅畫鞍馬山水的展子虔,其創作盛期雖在隋代,而初露頭角則也在北齊。

    近十年來,我國考古工作者在北齊國都鄴城西北郊及別都晉陽附近,先后發現幾座北齊高官顯貴的壁畫墓,填補了我國畫史中關于北齊畫跡的空白,無疑是我國美術考古方面所取得的豐碩成果之一。不久之前,宿白老師在《太原北齊婁叡墓參觀記》(刊《文物》1983年第10期)一文中,運用列表的方式,概要地介紹了這方面的主要收獲。筆者現就個人嘹解的情況,略事補充,介紹北齊壁畫遺跡如.下。其中婁叡墓已有專文介紹,茲不再錄。

    一、河清元年(562年)庫狄回洛墓壁畫

    墓在山西省壽陽縣賈家莊,1973年夏季進行發掘。墓主人為北齊朔州刺史、順陽郡王庫狄回洛,卒于大寧二年二月,葬于河清元年八月?!侗笔贰放c《北齊書》均有傳。

    墓為甲字形單室磚砌墓,南向,墓道未發掘,有無壁畫不詳。墓室壁畫絕大部分已塌毀,殘存壁畫較多的是石門與甬道部分。

    石門楣呈半圓形,正面畫朱雀彩云,朱雀作側身返首、往東飛翔之狀,形象頗矯健生動。門楣背面畫忍冬圖案。門板右扇畫白虎祥云,左扇畫軀體蜿曲有翼的青龍。賈誼《惜誓》日.“登蒼天而高舉兮,歷眾山而日遠……飛朱鳥使先驅兮,駕太一之象輿;蒼龍蚴虬于左驂兮,白虎騁而為右啡?!甭尻栁鳚h卜千秋墓的升仙圖壁畫中,有朱雀、青龍、白虎等形象。洛陽出土北魏升仙圖畫像石棺,其左右兩幫也雕刻著青龍、白虎和羽人。據此,吁以確定此墓石門所繪的朱雀、青龍與白虎,在北齊人的.迷信觀念中,應是衛護死者靈魂升天的神物。

    甬道東、西兩壁,皆畫侍衛四人,身體稍側向墓室;兩璧的人像與布局完全對稱。以東壁為例,南起第一人,“頭部泥皮大部剝落,身穿似對襟寬博的紅色長衫(或大氅),著灰白褲黑筒短靴,兩手持一白色物,遮于胸前?!睋?,筆者推測原畫可能是身著披風,手擁儀劍的門官。第二人臉型稍長,蓄短須,頭頂扎巾,帕頭搭肩,內著圓領衣,外罩杏黃色交領窄袖緊身長衫,腰束黑帶,左胯佩掛香囊,下露灰褲,穿褐紅短靴,當屬侍衛。第三人的形貌服飾和第二人相仿,唯外衫作赭紅色,半筒靴黑色,“作雙手合攏持鞭姿態”,似為馭手。第四人(位于侍衛行列北端者)頭部已泐,上身裸露,下著挎褶,膝下加縛,赤足,作手舞足蹈狀,似為鮮卑近侍。

    綜觀此墓壁畫,作者具有熟練的構圖技巧,如半圓形門楣及長方形門板上畫的朱雀與龍虎,系按不同幅面描繪不同形態的動物,使畫面既充實飽滿,又疏密有致。勾線粗細結合,奔放有力。敷彩則注.重不同顏色的穿插對比,并通過渲染與平涂并用的畫法,使物像富于濃淡明暗的變化,具有一定的立體感(參閱王克林:《北齊庫狄迥洛墓》,刊《考古學報》1979年第3期)。

    二、天統三年(567年)堯峻墓壁畫

    墓在河北省磁縣東陳村北面,是俗稱“四美?!敝芯颖钡哪亲?,1975年春季進行發掘。墓主人是北齊懷州刺史堯峻(字難宗),系東魏散騎常侍堯榮與夫人趙胡仁的第三子,卒于北齊天統二年六月,葬于天統三年二月。其祖父堯暄和長兄堯雄,《北史》與《北齊書》中有傳。

    此墓亦為甲字形單室磚砌墓,南向。由于地下水位太高等原因,墓道未作清理,有無壁畫不詳。墓室與甬道均有壁畫,因長期遭水浸泡,剝落殆盡。唯一幸存的是甬道南口,上方的門墻壁畫。

    門墻正中,畫一只圓睛尖喙、正面站立、振翅欲飛的朱雀;東側畫一位面目清秀、頦下飄須、頭戴平巾幘、上臂生羽翼的羽人(或方士),左手曲舉,持一莖蓮花扛在左肩上,右手握舉一帶柄的器物,是否為麈尾?待考。羽人下半身已漫漶。朱雀西側之畫面,大部已泐;僅見一莖蓮花,其布局和東側羽人所舉者相仿,因疑門墻西側亦繪持蓮羽人。朱雀和羽人周圍,均填飾流云紋。畫面涵義,也是接引墓主的靈魂升天。

    三、武平七年(576年)高潤墓壁畫

    墓在河北省磁縣東槐樹村西北角,1975年秋季發掘。墓主人高潤是高歡的第十四子,北齊文宣、孝昭、武成等皇帝的弟弟,后主高緯的叔父;卒于武平六年八月,葬于武平七年二月?!侗笔贰贰侗饼R書》均有傳。

    此墓亦為甲字形單室磚砌墓。墓道后段兩璧之上沿,繪忍冬、蓮花等紋樣;墓道前段因被當今民.房院墻所壓,加以地下水位高,故整個墓道均未清理到底,壁畫內容不詳。甬道壁畫全泐。殘存壁畫主要見于墓室。

    墓室壁畫分上下兩欄繪制。上欄包括墓頂及四壁上沿,原來繪有天象圖,當地群眾于六十年代中.期拆去墓頂時,曾見到代表太陽的金烏形象;發掘時,墓室北璧上沿還殘存少量流云紋。下欄(即四壁)畫墓主人的生活起居景象。

    墓室北壁(后壁)的畫面保存得最為完整,在高約2.80、寬約6米的壁面上,畫著一幅舉哀圖。北壁中央畫墓主人高潤危坐帳內,形貌臃腫僵硬,頦腮有短須,頭裹折上巾,身著直裙便服,上眼皮畫得很寬,瞇著雙眼,恰當地表現了高潤即將瞑目的情景。高潤身前置幾案。帳子作四方平頂的形狀,頂邊飾山花蕉葉。帳子兩側,各畫一組由六人組成的男女侍從。男侍皆頭裹巾子,帕頭垂肩,身著交領窄袖長衣,腰系帶,佩掛軲諜,分別張舉羽葆、華蓋等儀仗。女侍緊靠帳子兩側,頭挽高髻,或披紗巾,上身著圓領短襦,下身系曳地長裙,東側女童執麈尾,西側女侍作捧物進獻狀,眉宇間流露著悲傷情緒。畫面構圖嚴謹,通過伎侍盈房的畫面,渲染了高潤地位之榮貴;同時,通過兩組侍從正側向背的不同身姿,使得布局對稱又有參差變化。特別值得注意的是東側幾名男侍的小眼球,皆點在眼.眶中間偏下處,給人以淚眼汪汪的感覺,成功地烘托出哀傷氣氛。

    墓室東璧繪牛車出行圖,其牛已泐,車前畫執鞭馭手,車后有張舉儀仗的侍衛。西壁僅存侍從二人,皆作躬身行進狀。南壁畫面,漫漶難辨。

    從庫狄迥洛墓到高潤墓,壁畫中的侍從或侍衛,皆著溜肩、緊身、窄袖的胡服,可見北齊貴族崇尚胡服風氣之盛。同時也為我們理解“其體稠迭而衣服緊窄”的“曹衣出水”畫風,提供了豐富的實例(參閱《河北磁縣北齊高潤墓》及《北齊高潤墓壁畫簡介》,均刊《考古)》1979年第3期)

    原文刊載于《美術研究》1984年第1期

    在线看片福利无码青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