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mp id="gweyy">
  • <blockquote id="gweyy"><blockquote id="gweyy"></blockquote></blockquote>
  • <menu id="gweyy"><input id="gweyy"></input></menu>
    EN

    林偉正:建構“舊都”——《舊都文物略》照片中1930年代的北平

    時間: 2021.5.27

    微信圖片_20210527091949.jpg

    編者按:芝加哥大學東亞藝術中心編輯出版的研討會系列文集,多年來為東亞藝術與文化研究領域提供了前沿學術成果。其最新卷《攝影與東亞藝術》(Photography and East Asian Art) 于今年5月出版問世,涵蓋在“攝影與藝術史”、“攝影與肖像”、“攝影與建筑”、“攝影與大眾傳媒“四大論題下,文集內容涉及中、日、韓三國文化藝術的研究論文共計16篇。以《攝影與東亞藝術》系列文集為基石,芝大東亞藝術中心與佳作書局推出同名系列講座,邀請參與文集撰寫的專家、學者,以線上講座的方式分享他們的研究成果。

    5月15日,“攝影與東亞藝術”系列講座第一講:“建構‘舊都’:《舊都文物略》照片中1930年代的北平”正式于線上開講,主講人為芝加哥大學藝術史系副教授林偉正。本期,藝訊網將帶來這次講座的詳細報道。

    在講座正式開場前,《攝影與東亞藝術》文集主編巫鴻教授為講座做了簡要的背景介紹。對于理解“攝影和藝術”之間的復雜關系,巫鴻認為可以從“攝影與藝術門類”與“攝影和藝術史”兩個方向入手進行研究。從前者切入,可以看到攝影作為一種19世紀出現的視覺技術,如何激發已有藝術門類的變革與發展,如何催生出新的藝術門類;而從“攝影和藝術史”的角度來看,攝影對于藝術品收藏、展示與研究方式的沖擊,無形中改變了建立在對過往藝術理解、研究與展覽之上的藝術史。攝影的出現,將繪畫、雕塑、建筑等多種形式的藝術作品轉化為可以迅捷傳輸,又易于保存的圖像,為當今的藝術史研究提供了必不可少的,又令人不自覺信賴其客觀與真實性的海量資料。

    2 巫鴻教授發言.jpg芝加哥大學教授巫鴻發言

    巫鴻認為攝影作為一種藝術門類,其自身所具有的敘事邏輯與表達方式,足以影響被拍攝物的含義與觀者對它的印象。那么,如何自覺地發現這種攝影的處理,如何了解照片背后的邏輯?是否可以順著線索,反推這些攝影處理的原因及背景?作為參與《攝影與東亞藝術》文集撰寫的專家學者之一,本次主講人林偉正教授在講座中,對于圖像資料本身進行的種種研究與考據,亦可以被視為對于巫鴻教授提出的有關攝影與藝術、攝影與藝術史話題的某種回應。

    微信圖片_20210525160431.jpg

    主講人:芝加哥大學藝術史系副教授林偉正

    講座中,林偉正首先闡述了自己的研究方式,即把《舊都文物略》作為研究對象而非歷史資料。透過《舊都文物略》對北京城的敘事,作者林偉正希望從眾多其他歷史資料中,拼湊并描摹出一個更為客觀、真實的北京城歷史,并圍繞當時北京政府的城市規劃、攝影與北京城建筑的關系等話題,試圖找到該書中的攝影方式與圖文編排的內在邏輯。


    從“都市北京”到“舊都北平”

    1935年12月,北京市政府秘書處編著、北平中國旅行社分社寄售的《舊都文物略》刊印發行。這本圖文并茂,擁有超過400張照片的圖文集,被人們看作一部記錄著城市代表建筑景觀的官方宣傳冊,往往被視作參考材料被學者引用于歷史研究之中。

    《舊都文物略》書影及出版信息

    林偉正首先注意到《舊都文物略》與宣傳冊定位不相符的特殊設計編排——400多張圖片的巨大體量與厚重體積,難以閱讀的半文言文式的說明文字,以及相比同時期同類型宣傳冊高出近10倍的定價,提示著《舊都文物略》并非一本普通的城市宣傳冊。其次,該圖文集在全書旨趣中提及,其編撰集合了北平都城過去的照片,同時拍攝當時的實景照片,佐以文字,以展現北平城市的現狀。這直接導致了林偉正另一個問題的出現——一部以當下北京城實景作為主要展示的圖文集,為何特意冠之以“舊都”一詞指意北京?這種形容方式從何而來?如果不是單純的對外宣傳冊?其真實的出版目的為何?

    《舊都文物略》全書旨趣02.png

    《舊都文物略》全書旨趣

    1928年遷都南京后,《舊都文物略》作為國民政府首次對“故都”文物遺存發行的圖像記錄。表面上看,本書只是為吸引更多游客的官方宣傳。但是,如果綜合考慮當時社會背景下,南京政府正統形象建立的一系列手段,便可以感受到他們對于如何定位北京的焦慮。那么,這種焦慮又是從何時開始的呢?

    1928年以前,北京正積極地進行著現代化變革,這種定位的焦慮似乎還沒有完全突顯。當時,為了迎合所謂“現代化都市”的三點重要標準——便捷的交通、寬敞干凈的街道以及堅固美觀的現代建筑,北京城也做出了相應的現代化都市規劃。對于城墻、牌樓等傳統建筑,它們雖然具有非常重要的歷史和文化意義,但在當時已經失去了其實用價值,甚至阻礙了現代交通的發展,不得不被改造甚至拆除。而如中央公園、天壇公園、北海公園等過去禁止普通民眾進入的地方,也應現代化改革之勢逐步開放。1925年左右,隨著這些改造計劃的落實,北京城無論是在空間還是在城市意義上,都逐漸由一座皇城轉變為現代化城市。

    正陽門改造,1914-1915.png

    正陽門改造,1914-1915

    紫禁城開放.png

    紫禁城開放

    而在1928年后,這種以“現代化城市”為目標的向前發展態勢突然調頭,意圖將北京塑造成象征著中國歷史文化的“舊都”,定位的焦慮也在此時顯現。

    1928年國民革命軍北伐攻克北平后,中華民國國民政府成為唯一代表中國的合法政府,國民政府將自1919年由順天府更名的“京兆地方”,再次更名為“北平”,并設北平特別市,直隸南京國民政府,北京完全失去政治中心的地位。同時,在1949年新中國成立之前的這段時間內,北京城環境也較為動蕩,經濟發展并不穩定。

    7 1928年以后出臺的北平文物的保護計劃.jpg

    1928年以后出臺的北平文物保護計劃,圖片來源于講座截屏

    天壇祈年殿,《舊都文物略》

    城市現代化轉型與政治中心地位的動搖,無疑帶給北平政府與人民前所未有的焦慮,他們不得不開始思考北京城市的新定位及身份問題。對于擁有大量的建筑等文物遺產的幾代都城北京,“文化中心”“歷史美術寶庫”的定位與發展方向自然成了大勢所趨。在這種新的發展計劃下,1928年起,北平政府出臺了諸多政策并成立有專門機構,進行保護、整理、修復北平文物的相關工作,如1933年出臺的舊都文物整理計劃,1935年成立的舊都文物整理委員會等等。

    而刊發于1935年的《舊都文物略》,從書名、出版機構來看,我們不難想象《舊都文物略》與當時出現的若干保護政策近似,均有打造北京城形象而服務的目的。結合北京城新的定位,林偉正強調,《舊都文物略》的書名與其他政策計劃中反復提及的“舊都”中“舊”的含義,并不是一種陳舊、過時之意,恰是指向著中國長久的傳統文化與歷史之“舊”。在宣傳打造的過程中,“都市北京”被重新賦予了“舊都北平”的概念與想象。


    攝影如何構建“舊都”印象

    林偉正提出,《舊都文物略》透過圖文的設計,在賦予北京文化歷史一個完整敘事的同時,將北京框在“舊都”的概念和想象之中。這種對于“故都北平”的有意識建構,代表了國民政府對于北京持有的態度。而在這一建構過程中,攝影扮演了極其重要的角色。

    攝影與北京建筑的關系由來已久。19世紀時,許多外國攝影師來到北京,用攝影記錄這座城市并表達自己的理解,他們拍攝的建筑景點,又不斷出現在后來國人的攝影作品之中,幾乎構成了北京城市建筑的“圖像歷史”。這些外國攝影師憑借其特殊身份,抵達普通人難以進入之地,以照片形式讓我們看到了滿是禁地的皇城中被隱藏的一面。而進入20世紀,隨著中國開啟近現代革命,社會制度與文化發生巨大改變,城市面貌也開始煥然一新。在喜龍仁(Osvald Sirén,1879-1966)等外國學者看來,中國的古代建筑在現代化進程中失去了原本的精神,而這時的北京城攝影實際上是有意識地抹去所有與現代化相關的事物,努力還原建筑的古典意境。

    伊東忠太,《清國北京皇城寫真帖》,小川一真出版,1906.png《清國北京皇城寫真帖》,小川一真出版,1906

    喜龍仁 (1879-1966), 南海迎薰亭,from Imperial Palaces of Peking, 1926.png喜龍仁, 南海迎薰亭, Imperial Palaces of Peking, 1926

    《舊都文物略》一書則不同,它避諱的不是新修建的痕跡,反而是那些表現出年代感的破舊之處,對照西方攝影師鏡頭下北京的歷史建筑,書中許多照片都清楚可見該書編輯對“舊都”建筑皆已“全面修復完好”的強調。同時這些照片大多為建筑的外觀,少有建筑中的內部場景。這種方式削弱了建筑的物質性與結構性,讓建筑近似于一種平面圖案。

    《舊都文物略》中攝影對建筑平面化的處理,具有其建構文物“舊都”的目的及意義。在林偉正看來,這些似乎過于表面化的編排都是有意而為之,它們讓這些修復如初的古代建筑被封印在可收藏的、可供隨時翻閱觀賞的照片之中,限制了讀者對于這些建筑物除“保護完好的文物”以外的其他想象。而通過《舊都文物略》書中幾百張此類照片的排列,北京城文物寶藏“舊都”的印象在讀者心中加強。它其實不在于客觀陳述舊都的現狀、或豐富舊都的概念,而是限制了觀者對于“舊都”的想象。

    從《舊都文物略》案例中可以發現,攝影與圖像并非一種客觀的記錄,而是一種與文字類似具有自身觀點及方法的表達方式,并以隱蔽而自然的方式影響觀者。

    乾清宮,《舊都文物略》.png乾清宮,《舊都文物略》,《舊都文物略》中少有的建筑內部

    首都計畫01.png

    1929首都計劃圖片資料,南京成為新首都,北京則被塑造為舊都

    講座尾聲,林偉正與聽眾們圍繞《舊都文物略》中的攝影、《舊都文物略》的發行及反響等問題進一步展開討論。林偉正談到,《舊都文物略》大多時候是作為研究的歷史資料出現,很少有針對它本身的研究,也缺少它的發行售出數量、社會反映等更多的資料,此次講座對于《舊都文物略》的研究更集中于20世紀30年代前后,但它在更長時段里的影響其實也具有很大的研究價值與空間。


    文 | 王玉瑩

    圖片資料致謝佳作書局


    講座信息

    微信圖片_20210527091949.jpg

    《攝影與東亞藝術》系列講座

    主辦:芝加哥大學東亞藝術中心丨佳作書局

    協辦:芝加哥大學北京中心丨OCAT研究中心丨UCCA尤倫斯當代藝術中心丨PHOTOFAIRS Shanghai

    首席合作媒體:中央美院藝訊網


    講座安排(北京時間)

    系列總介:巫鴻 / 美國國家文理學院終身院士、芝加哥大學東亞藝術中心創始人兼主任,現任該校藝術史系和東亞語言與文化系“斯德本特殊貢獻教授” 、

    斯馬特美術館顧問策展人


    【第一講】

    建構“舊都”:《舊都文物略》照片中1930年代的北平

    林偉正 / 芝加哥大學藝術史系副教授

    5月15日周六@15:00


    【第二講】

    照見美術:清末民初的藝術品拷貝和照相制版術

    朱巖飛 / 北喬治亞大學藝術史系副教授

    5月16日周日@20:00


    【第三講】

    身體作為政治與情感動員的手段——在新聞和宣傳之間的宋教仁肖像照片

    顧錚 / 復旦大學新聞學院教授

    5月22日周六@15:00


    【第四講】

    照片的力量——龍門石窟賓陽中洞照片再研究

    焦琳 / 魯迅美術學院美術史論系講師

    5月23日周日@11:00


    【第五講】

    寫真:新記《大公報》中的攝影與繪畫(1926-1937)

    盛葳 /《美術》雜志編審、副主編

    5月29日周六@15:00


    【第六講】

    他們視角下的戰時中國——記新聞攝影記者沈逸千和沙飛

    沈揆一 / 加州大學圣地亞哥分校藝術史系教授

    5月30日周日@10:00


    【第七講】

    十九世紀中國攝影研究的新視角:攝影與清代官員服飾

    王伊悠 / 香港故宮文化博物館副館長

    6月27日周日




    在线看片福利无码青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