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mp id="gweyy">
  • <blockquote id="gweyy"><blockquote id="gweyy"></blockquote></blockquote>
  • <menu id="gweyy"><input id="gweyy"></input></menu>
    EN

    看2021畢業生聊創作|第十一期:黃寶儀,張楠,陳達露

    時間: 2021.6.25

    動圖.gif

    2021“中央美院畢業季”:看2021畢業生聊創作

    本年度,藝訊網特別籌劃專題“看2021畢業生聊創作”,通過1-3分鐘的短視頻形式,以鏡頭為窗口,帶領觀眾走進畢業展,直面畢業生。這一專題將邀請畢業創作者親自出鏡,面對鏡頭聊自己作品的動機與靈感,創作中遇到的困境,展覽中遇到的趣事,以及畢業后的發展等話題。

    線下畢業展已于6月20日正式落幕,線上展覽持續開放的同時,藝訊網也將繼續帶來本科生系列短視頻。本期將介紹中央美術學院2021屆本科畢業生:實驗藝術學院黃寶儀(何斯)、城市設計學院張楠、壁畫系陳達露,并分享其畢業創作與實踐及背后的思考。

    黃寶儀(何斯)與《當你老了》

    WechatIMG81.jpeg

    黃寶儀(何斯)

    2013-2017 中央美術學院附屬中等美術學校

    2017-2021 中央美術學院實驗藝術學院

    2019年進入實驗藝術學院社會性藝術工作室

    關于《當你老了》

    《當你老了》展覽現場,影像裝置,綜合材料,尺寸可變

    自述·欲望

    我一直執著于“隔代教養”,“老”,這些事情的思索與探討。我是老人帶大的孩子,我從小在沈陽跟姥姥長大,直到我長大自己考來了北京。所以你知道嗎,一個年幼的生命面對一個年老的生命,很多存在主義疑問就由此展開了。當你長大,你不僅會疑問存在本身,你還想抓住存在本身,抓住時間本身。你希望一切都可以更加的緩慢,你自己也有了一顆老年人的心臟,希望一切都緩慢下來,可以不擁有未來,但也不要失去現在。

    “然后你就擁有了更多可以傷心的時間,可以慢慢的回憶、哭泣和思考。我想45歲就提前衰老,然后去把前45年的時間,用后45年,反復咀嚼,這樣我就可以在我的一生中不斷的輪回,在其中找到我的解法?!?br/>

    《當你老了》展覽現場

    在我很小的時候我就感覺到了我的衰老,盡管我有兒童正在發育的身體,和更多對未知的好奇??墒俏乙呀洸幌胍L大了,我害怕未知帶來的不確定,諸如:朋友轉學,胸部變大,酸奶過期,和西西弗斯般的每個人的未來。人生的意義在哪里呢?我不確定。當個偉大的藝術家或者賺了10個億都會成為過眼云煙的,時間終將帶走一切。

    我們永遠在追求得不到的東西,得到了也不重要了,還有別的想要得到,人類會永遠在自己的欲望中掙扎。 

    想要、得到、不想要、想要、得不到、再來。世界在一開始,曾是一片汪洋,那里沒有陸地的概念,每個動物的一生就是不停的游泳。人類如果也在其中,那就是不斷從一端游到另一端。

    在溺斃之前,都是掙扎。上帝的機制多么的簡單。世界就是海,水是欲望。

    等某一天被徹底打敗,再也不能站起來重來。那一刻,我老了。等某一天我的肌肉開始萎縮、味覺開始退化、我的生理追不上腦海中的想象、我的記憶開始凋零。

    那一刻,我老了。

    《當你老了》現場視頻靜幀截圖

    自述·恐懼

    于是我在自己的畢業展上,要做一件作品來討論“老”。每個周四,我帶著我的志愿者們去望京街道養老院接觸老人,給他們畫畫、拍照、彈琴。做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能有個方式讓年輕人們跟老人去互動。

    大多數人,包括我自己都是第一次去養老院。大家也都驚訝于這里一走進來就像邁進了結界,所有的人生的意義都在瞬間消解了,你只能看見一個個衰老的有機體,不帶任何社會性身份,僅是簡單地在生活著。陽光充足,聲音不清楚,一切如此的緩慢,緩慢的近似于凝固。這是大多數人都不曾有過的經驗。

    尤其我們所服務的養老院,還是全員阿茲海默,所以這里連“時間”都不再轉動了,沒有一條時間線是正常的線性的。他們的生活,是循環的、復制的;他們的記憶是零碎的,隨機的。甚至別想有人可以記得你了,如果是一位單純來獻愛心想要陪伴孤獨的老年人的志愿者,可能要大失所望,這件事對這里沒有絲毫意義,因為這里沒有記憶。

    兔兔呀、.png

    《當你老了》現場視頻靜幀截圖

    養老院片段

    但是縱使是這件事本身有一個如此安詳的面具,每個志愿者們從養老院走出來,還是難以控制自己從那種難受的感覺里出來,他們說:“我很難受”、“我很害怕”、“感覺很奇怪”。很多人都不再來了。

    從敬老院出來的每個人都遭受了不同程度的恐懼,每個人都從老人們的身上看見了自己最害怕的未來,和自己最在乎的當下。就像志愿者Lesly跟我說到,如果她老了她也得了這個病,她最難以接受的是她的自尊心,她害怕如果某一刻清醒會感覺無比的羞恥。志愿者子怡說,她怕某天她的記憶力不管用之后,自己就沒了獨立思考的能力。我猜這樣她一定會喪失全部的安全感。而我呢,我最怕的是老無所依,我姥姥最怕的也是這個,現在我能感受到她每天堅強地生活在恐懼里,這可能也是我的未來。

    有時候我思考,我們每個人今天努力的意義到底是不是就是這些我們看見“老”時最在乎的東西。喪失自尊、喪失獨立思考。所以今天,為了自尊要保持體面,為了獨立思考要好好學習。為了不會老無所依要拼命賺錢。某種程度上,這些深層恐懼,操縱著我們每個人的人生,而每個人不同的人生意義,就依據這個母題展開了。

    展覽視頻《小青小白》

    “忘了名字”奶奶,會跟我說名字不重要,但是她動不了了,她沒法出去。每次我來她都跟我說。 

    “餓了”奶奶,會一直說自己餓,一直等著吃飯。因為曾經有一段時間她人生的意義就是吃完飯盼天黑,現在這日子回來了。

     “河南”爺爺,從未變過的開場白,“你是哪里人,我是河南人”,然后不停地輸出河南, 他想回河南。 

    “我愛祖國奶奶”,她會愛所有人,因為所有人都是中國人,她最愛的是中國。她是研究軍工的。

    年輕人直視著老年人身上他們自己的恐懼,或者是說:“生而為人的無奈” 。這怎么能讓人不難過呢。

    “老”確實是讓人痛苦的事實,尤其是這件事和我們每個人都有關,我們常說,“孩子是我們的未來”,但事實是“老人”也是,他們會成為你的爸爸媽媽、成為你自己、成為你的孩子。人的身體,就是會衰老。

    “老”也是可以選擇的現在。抑郁的、燥郁的、雙向的、睡美人綜合癥的,有了可以停下來的理由,你病了你就停下來了,你的心沒辦法支持你繼續了?;蛘弑皇〉那袄撕罄饲袄撕罄朔磸团拇?。不堅強的貝殼也都停下來了,化為散沙,被風吹散。

     停下來的那一刻,就是衰老的開始。

    《當你老了》展覽現場

    張楠與《魔法師的帽子去哪了?》

    en .jpg

    張楠

    2017-2021 中央美術學院城市設計學院繪本工作室 本科

    研究生將繼續于城市設計學院繪本工作室學習

    關于《魔法師的帽子去哪了?》

    01.jpg

    《魔法師的帽子去哪了?》,丙烯、水粉,30x30cm

    指導老師:楊忠,向華,馮燁,馮旭,趙夢雅

    《魔法師的帽子去哪了?》是一本游戲書。故事很簡單,魔法師有一頂魔法帽,這個帽子擁有千萬種魔法,不可估測的能量——但被一只小黑貓偷走了。魔法師非常著急,和他聰明的貓頭鷹使者一起,一路上尋找著黑貓的蛛絲馬跡,但同時,戴在黑貓腦袋上的魔法帽,不由自主地使出了魔法……

    這就是故事的主線。作為游戲書,更重要的是游戲的方式。我隨故事的節奏,設計了一些簡單的機關來輔助敘事,讀者在閱讀的時候,就好像在玩一個交互游戲,一張圖所表現的不僅僅是一個瞬間,更是有時間,空間的立體畫面。比如第四頁的長廊,我們先看到的畫面是長廊被一只巨大的怪獸堵住了,然后跟隨畫面上貓頭鷹的動勢,展開右側的夾頁,可以看到怪獸被貓頭鷹引開了,往天花板上飛去,畫面上只留下尾巴的一角。在閱讀本書的時候,除了體驗主角經歷的故事,還能幫助主角,一同解決問題。比如在故事最后用到的魔法杖,就是讀者在前面的場景里幫魔法師找到的。

    《魔法師的帽子去哪了?》細節

    這就是我試圖在繪本的形式中探索新的可能性:可讀并且可玩。

    除了游戲形式,我對如何將恐怖元素轉化為兒童易于接受的樣式有所試探。本書的背景設定為中歐魔法世界,混雜了中世紀建筑,哥特裝飾,畫中隨處可見像萬圣節一般的場景,但讀者不會因為這些獵奇元素而脫離主題。我嘗試用可愛的繪畫語言來描繪這種怪誕的畫面。

    《魔法師的帽子去哪了?》細節

    陳達露與《忽爾之間》

    mmexport1622456351734_mr1623518314461.jpg陳達露

    2017年考入中央美術學院

    2018年進入中央美術學院壁畫系第二工作室學習

    關于《忽爾之間》

    mmexport1623253874573_edit_43107422293422_mh1623757888721.jpg

    《忽爾之間》,羊毛、蠶繭片、鋁板等,240x130cm

    作品將溫暖而柔軟的羊毛以金屬支撐,營造一方細膩敏感而有能量的心靈境地。而當觀者靠近作品時,這幅詮釋了“我”的徽記會閃爍著呼吸的韻律,仿佛在訴說著我的內心,當你真心去靠近我認識我時,我也會傾盡心中的光芒去照亮你溫暖你。

    作品最初的想法是源于一些生活中的感受,2020年至今,世界發生了太多變革,在這樣的社會狀態下,我想做一件給人帶來治愈感的作品。從理念上來說,我想表達忽爾之間,你點亮我,我治愈你的一個狀態,也是人與人之間真誠相處的一個狀態。而作品從某種意義上是“我”,觀者在仔細觀看作品時,會點亮“我”,而“我”也會呼吸閃爍對你予以回應。

    《忽爾之間》作品局部

    仔細觀看作品時,會點亮“我”,而“我”也會呼吸閃爍對你予以回應。

    作品選用了羊毛這種軟性的材料,是為了更直接的給觀者帶來溫暖的治愈感受。作品主要是使用針氈的技法完成的,作品在一針一針中出現輪廓,而我也在這樣的過程中清晰了對自我的認識,制作作品的過程也是一個與自我和解的過程。

    《忽爾之間》作品局部

    我嘗試用羊毛氈這種特殊材料去制作壁掛,去探究羊毛氈這種軟性材料更多的可能性,同樣也是在探究壁畫材料的更多可能。

    采訪、視頻/藝訊網

    圖、文、影像資料致謝黃寶儀,張楠,陳達露

    (相關資料版權及作品最終闡述權歸藝術家所有)


    在线看片福利无码青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