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mp id="gweyy">
  • <blockquote id="gweyy"><blockquote id="gweyy"></blockquote></blockquote>
  • <menu id="gweyy"><input id="gweyy"></input></menu>
    EN

    “瑪麗·闊思:以光作畫”于龍美術館(西岸館)啟幕

    時間: 2021.7.6

    8. “瑪麗·闊思:以光作畫”展覽現場,龍美術館(西岸館),2021,攝影:韓小易.jpg

    展覽現場

    2021年7月2日至9月5日,龍美術館(西岸館)將呈現展覽“瑪麗·闊思:以光作畫”,此次展覽將是這位美國藝術家在亞洲的首場美術館專題個展。展覽由近30件大尺幅作品構成,突出了闊思橫跨六十年藝術生涯中的重要創作。作品出自藝術家的不同系列,包括她始于1968年開創性的“白光”系列;1970年代的“黑光”系列;以黏土為基底的“黑地”系列;“拱門”和“內光帶”系列;還有雕塑作品,包括她以氬氣作為填充的“燈箱”系列,以及一件紀念碑式、無需支撐的“束”作品。展覽著重呈現闊思對繪畫進行的雄心壯志且復雜深入的研究,探索了光的顯現及其帶來的現象學體驗,并且鍛造了闊思之于抽象及二十世紀藝術史而言的獨特地位。 

    展覽現場

    瑪麗·闊思從1960年代中期生活工作于加州的一代藝術家中嶄露頭角。光是她藝術創作的主題和對象。闊思的繪畫探索主體性、感知意識和光之體驗等觀念,它們捕捉并折射光線,讓觀看者的身心同時邂逅物質性和形而上學的體驗,由此將自身向其周遭環境開啟。闊思的藝術實踐同洛杉磯“光與空間運動”的不少藝術家們并行不悖,卻仍然充分保持了她獨樹一幟的風格。半個多世紀以來,她持續地致力于繪畫媒介,在圖像領域探究光的特質,其中飽含著動勢與幾何的二元性。 

    1968年,闊思發展出一套激進的繪畫技法,將層疊的玻璃微粒融于丙烯顏料。她最開始是駕車行駛在馬里布的太平洋海岸高速公路時注意到了這種工業材料,它被用于州際高速公路的標記,以使路標更為醒目。闊思將這些微小的玻璃顆粒散布在繪畫表面,形成纖薄的層次,并且借助膠水和顏料使之附著于畫布,從而發展出一種擅用光線折射曲率的美學形式。光線與闊思的繪畫產生互動,它振蕩并響應著我們身為觀眾的所在與動態。她的作品瑩瑩閃光,顯露出筆觸若隱若現的物理特性,表面的觸感也在閃爍光亮之后不斷趨近平整。 

    展覽以《無題(白光系列)》(1994)為開篇,這幅紀念碑式的作品長達10米,是瑪麗·闊思最廣為人知的“白光”系列中極具突破意義的一例。這些開闊、輕盈、白色的單色畫,標志著藝術家將玻璃微粒融入作品的經典發明。該系列始于1968年,以占據著藝術家創作核心的形式、觀念和材料特性的相關思考為基礎?!稛o題(束)》(2020)延續了“白光”系列的線索,但作品高聳地拔地而起,成為無需支撐物、呈現于鋼板之上的繪畫。兩塊鋼板之間還形成了一個狹長、帶狀的負空間,指涉了闊思此前創作中的核心主題“內光帶”。 

    “白光”系列作品

    藝術家對白光的專注可追溯到她在洛杉磯邱納德藝術學院的求學時期。出自她“無題(電光)”系列的兩件作品,體現了讓闊思在1960年代中期對感知的思考產生轉變的種種理念。從1966到1968年,藝術家設計了一系列氬氣燈箱作品,她稱其為“光的繪畫”。這些作品以特斯拉線圈和高頻發電機為驅動力,穿透墻壁傳輸著電磁場。為了獲得這些極其專業的工業材料,闊思需要接受高階的培訓并且開始了量子物理的學習。她將這些想法與自己的藝術思考相聯系,追尋一種繪畫與光相互雜糅的創作方式。

    1970年,闊思從洛杉磯搬到托潘加峽谷(Topanga Canyon),她深受環境的啟發而創作了一個全黑系列。與輕盈空靈的“白光”系列作品不同,她將作品實實在在地放置于環境之中。作品《無題(黑地)》(1978/2021)反映出了藝術家這一時期的探索。闊思在她工作室周圍的群山間探險,用石膏材料在壯闊平坦的巖石上拓印。她把模具轉塑成黏土,隨后在自己定制設計并建造的立式窯爐中燒制成瓷磚。她在燒制的黏土上涂繪高光的黑釉,使其吸收并遮擋光線,營造出漣漪般的反光;熔融黏土的表面因而起伏顯現出了地貌學的形態。 與此同時,藝術家也在探索其“黑光”系列中黑色顏料的亮度。這些作品采用了黑色顏料中混入亞克力小方塊這一媒介?!稛o題(黑光繪畫,閃光系列)》(1976)囊括了這一新方法,追求光的吸收及其閃閃發光的效果。

    71533.jpg

    展出作品

    闊思的“拱門”系列開始于1989年,采用了一種結構性的建筑形式,它與人的尺度比例相結合。這些繪畫讓人聯想到門或入口,與觀看者的身體及其棲居的空間有著切身的關聯。作品《無題(紅色雙拱)》(1998)引入了彩色,這是闊思在1990年代開始的創作探索。展覽中還有三件大尺幅的“帶狀”繪畫,它們表明藝術家對三原色的深入探究。她將玻璃微粒層疊地鋪展于紅、黃、藍的色塊之上,并將它們隔離于厚重、垂直的黑白帶狀之間。

    展出作品

    最后,本次展覽有兩個展廳專門用于呈現瑪麗·闊思“白色內光帶”系列的繪畫作品。藝術家為這次展覽創作了六件尺寸一致的新作,它們拓展了貫穿于該系列的各種構圖形式的衍變。闊思的“內光帶”效仿光線的可變、氛圍、瞬時和短暫性。作品使觀看者獲得了戲劇性的非凡體驗,它們從某個角度看是顯見的,但當我們的身體從畫布的一側轉移到另一側時,它們又仿佛完全消失了。這些作品令人著迷、難以觸摸又帶著催眠的特質,它們顯現出藝術家對白光和人類感知之探究的典范。 

    圖片及相關資料致謝主辦方

    藝訊網/編


    展覽信息

    海報.jpg

    展覽名稱:瑪麗·闊思:以光作畫

    藝術家:瑪麗·闊思

    展期:2021.7.2-2021.9.5

    地址:龍美術館(西岸館)主展廳,上海徐匯區龍騰大道3398號


    關于藝術家

    微信圖片_20210706011539.png

    瑪麗·闊思,1945年出生于美國加州伯克利,在六十多年的藝術生涯中,通過精巧的動勢和精準的幾何繪畫,持續地探究著抽象、物質性和感知力。她的早期創作——從異形畫布到氬氣燈箱——在1960年代廣獲好評。此后數十年間,瑪麗·闊思一直致力于建構獨特的繪畫實踐以及高度凝練的視覺語匯,它們充滿了各種常被認為難以調和的元素:動勢的筆觸,讓人聯想到諸如威廉·德庫寧(Willem de Kooning)和漢斯·霍夫曼(Hans Hofmann)等前輩的影響;精準的幾何構圖,通常以垂直的帶狀元素為特征;以及嚴苛的精簡到白、黑和三原色的色彩運用。然而,這些特征在闊思對材料的創新處理之下,對光線進行著捕捉與折射,從而具有了特別的質感,同時確保我們對其畫作的理解能夠隨著光線的變化或是我們在空間中的位置移動而產生相應的改變。闊思讓人類感知固有的抽象特性能夠被觀者所體會,而不僅僅是被依稀地看到。

    2018年,闊思的首場美術館專題個展《瑪麗·闊思:光的探索》,在紐約的惠特尼美術館舉行,并在2019年巡展至洛杉磯郡立美術館。紐約的迪亞比肯藝術中心正在展出永久館藏中的藝術家作品,個展將持續數年。她的作品還被囊括于諸多重要的群展之中,包括在洛杉磯J·保羅·蓋蒂博物館舉辦的《太平洋標準時間:洛杉磯繪畫與雕塑的交錯逆流,1950-1970年》,并在隨后巡展至德國柏林的馬丁-格羅皮烏斯博物館;以及圣地亞哥當代藝術博物館舉辦的《現象性:加州的光、空間、表面》。

    闊思的作品被眾多機構永久收藏,包括紐約古根海姆美術館,紐約惠特尼美術館,休斯頓的梅尼爾收藏館,洛杉磯郡立美術館,洛杉磯當代藝術博物館,華盛頓特區的國家美術館,J·保羅·蓋蒂博物館,上海的龍美術館等。她曾榮獲古根海姆美術館的“西奧多倫獎”、美國國家藝術基金會的獎金和卡地亞基金會獎。她目前生活工作于洛杉磯。

    在线看片福利无码青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