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mp id="gweyy">
  • <blockquote id="gweyy"><blockquote id="gweyy"></blockquote></blockquote>
  • <menu id="gweyy"><input id="gweyy"></input></menu>
    EN

    2021北京當代:過去的未來主義與烏托邦的終結

    時間: 2021.7.12

    動圖.gif

    2021 年北京當代藝博會即將于 8 月 26 日至 29 日于北京全國農業展覽館舉行,作為藝博會的策展單元,同時也作為北展文化藝術中心的開幕首展,“過去的未來主義——中國當代藝術中的過去與未來”于6月22日在北京展覽館開幕。此次展覽的標題與它的展覽地點相得益彰:北京展覽館幾乎就是對這個詞的絕佳詮釋,盡管它的形式基本是新古典主義的,但對當時的中國人來說,這座曾經的蘇聯展覽館龐大的體量和標志性的尖塔,都代表著一種對嶄新未來的想象,刺激他們建設一個屬于自己的現代社會主義國家。同樣,繼承近代以來的特征,大眾和文藝工作者們更熱衷于創造自己的新文化,這同未來主義者對傳統的不屑一顧有著相似之處。而在今天,這些想象似乎已經隨著蘇聯一起被留在了過去,我們有了全新的理想與目標。但很顯然,在策展人鮑棟看來,未來主義不應該僅僅被視為藝術史的遺產。

    03 王魯炎.jpg

    王魯炎《W 雙向自動手槍D14-03》2013 拉絲不銹鋼 136×220×45 cm 圖片致謝藝術家

    04 許宏翔.jpg

    許宏翔《一條命》2019-2021鋁板、馬克筆、油彩、丙烯300cm×2000 cm 圖片致謝藝術家與藝·凱旋畫廊

    在鮑棟的闡釋中,“未來主義”的觀念既直接地關聯著其在意大利和俄羅斯的藝術史源頭,又被附加了中國的本土意涵,從而超越單向度的時間認知。時間是未來主義的關鍵概念,“未來”是它的基本方向,意味著永不停止的運動和發展。本次展覽最大的創新之處就在于,它通過“過去”這個前綴擴展了這種運動的方向。于是,就像展覽入口王魯炎的《雙向自動手槍》所展示的,未來主義的動力論 (dynamism)不僅僅意味著毅然決然地向前進,我們同樣可以回過頭去,從已逝的時間中汲取力量。在二層平行相望的兩個展廳中,過去與未來被有意識地分隔成兩條路徑。在連接東西展廳的走廊上,許宏翔的鋁板作品《一條命》展現的是與未來主義看似毫無關聯的日常風景,但在展廳的空間中,它似乎又構成了一個代表當下的錨定點,我們從這里出發,將目光投向時間的兩頭。

    05 李尤松 .jpg

    李尤松《工業凱旋門》2010布面油畫200×200 cm 圖片致謝藝術家與非凡仕藝術空間

    06 蒲英偉.jpg

    蒲英偉《星際采礦:鉑族外交》2021布面油畫,紙本拼貼,郵票,絲網印刷,金銀箔,馬克筆,油漆筆,噴漆,礦物顏料,色粉,油畫棒 4件直徑為100cm的圓形、1件200cmx200cm方形、1件200x200cm異形、1件直徑為150cm的五角星形 圖片致謝藝術家與蜂巢當代藝術中心

    07 崔潔.jpg

    崔潔《人體工學椅2》2018 紙上彩鉛 29.6 x 21 cm 圖片致謝藝術家與天線空間

    在西側展廳,向著過去的探索從近現代一直回溯到史前。李尤松的《水壩》和《工業凱旋門》出色地再現了開頭所說的過去的想象,并與同一空間內的其它作品實現了對話:在它旁邊,蒲英瑋的《星際采礦:鉑族外交》表現了中國科幻作品中典型的對宏大敘事和意識形態沖突的癡迷,在其中唯一實現進步的似乎只有作為表象的技術;對面,崔潔的《人體工學椅2》描繪的椅子上,插入了一座典型未來主義風格的塔形結構,回歸從到馬克思到??碌墓餐掝}——沒有行動的政治,身體技術總是不可避免地淪為身體規訓,最終是人的異化。

    08 張光宇.jpg

    張光宇《西游漫記》第四章第六頁 1945 紙本水彩、水粉 36×25 cm 圖片致謝藝術家與勢象空間

    09 邱岸雄.jpg

    邱岸雄《新山海經1》2006-2008 動畫,三頻錄像裝置 30'15' 圖片致謝藝術家

    10 伍偉.jpg

    伍偉《提豐》2020 金屬、紙張 150 x 500 x 50 cm 圖片致謝藝術家與當代唐人藝術中心

    11 馮夢波.jpg

    馮夢波《人類起源于動物》2012 光柵立體照片 70×100 cm 圖片致謝藝術家與非凡仕藝術空間

    張光宇的《西游漫記》在此提供了歷史的記憶。與西方的未來主義者不同,對過去的中國人來說,現代技術的引入伴隨的是殖民壓迫的血淚。于是,即使像張光宇這樣熱切擁抱現代文明的中國藝術家也不會放棄傳統歷史。神話與現代文明的融合是展廳中眾多藝術家選擇的主題,在邱岸雄的代表作《新山海經》中,神話似乎成為了關于現代的寓言。在我們以為文明已經徹底進入了科學時代的同時,神話與想象也從未遠離我們。工業文明創造了以鋼鐵為骨肉的珍禽異獸,它們構成了今天的圖騰,就像伍偉用汽車零件重構的巨神,在馮夢波拍攝的自然博物館模型和李新建描繪的神話圖像之間,過去似乎又重新恢復了神秘和魔力。

    12 劉展.jpg

    劉展《陽臺》2018 裝置 268x100x268 cm 展覽現場

    在未來主義敘事中加入的歷史視角,將基督教的線性時間轉變為一種新的形態,在這種新的時間觀中,“自然”這一古老概念通過宇宙重新與未來相連接。相對論告訴我們,時間的概念會隨著空間的不同界定而發生變化。劉展的《陽臺》意外成為了這一時空觀的象征物——由于封閉空間屏蔽了短波信號,65臺收音機收起了原本嘈雜的電臺廣播,只留下了輕微的噪音,其中就有來自宇宙的輻射。宇宙的在場,提示我們不要對自己的認知過于自信,在這個最宏大的參照系中,人類的時間觀是如此的微不足道。

    13.jpg

    展覽現場

    14 劉芳.jpg

    劉芳《功》2021 雕塑 80×80×80 cm 圖片致謝藝術家

    盡管如此,對于人類來說,未來仍然是一個投射想象和欲望的永恒對象。東側展廳展出的作品似乎可以視作“今天的未來主義”,其中的一些作品也確實可以找到不少未來主義的影子,包括入口處劉芳的波楚尼(Umberto Boccioni)式雕塑。但與過去的未來主義者們近乎自大的豪邁不同,今天的中國藝術家們更清楚自身的局限,面對技術和未來都更為審慎。

    15 高磊.jpg

    高磊《神圣人-遺跡》2019 鋁板,透明樹脂,紗網 152×114×5 cm 圖片致謝藝術家與空白空間

    這種審慎的一個突出表現是感官和知覺成為這些未來想象中重要的主題。高磊的《登月:萬物的簽名》虛構了一場日常物與月球表面的接觸,正如過去的未來主義者們在飛機上獲得了全新的體驗和視野。盡管歷史上的未來主義者也謳歌運動和新的視覺形式,但今天的藝術家們很少鼓勵狂奔突進,展廳中的作品也與位于對面展廳的“過去”形成對話。高磊的靈感來自吉奧喬·阿甘本(Giorgio Agamben)對“神圣”概念的討論,在阿甘本看來,“神圣”并非簡單等同于價值上的高貴,而是一種中性的他者身份——世俗加諸其上的,與其說崇拜,不如說是漠不關心。

    16 蔣志 .jpg

    蔣志《注定之物之4》2015-2016 藝術微噴 146×196 cm 圖片致謝藝術家與魔金石空間

    蔣志的《注定之物》系列同樣提供了一種他者視角。藝術家利用磁力技術將鐵屑組合起來,構成介于天然晶體和雕塑之間的結構,在微距鏡頭下,這些微小的結構又仿佛置身于沙漠或其它星球。蔣志將作品描述為對“命運”——神話中的經典主題——的探討,將傳統自然觀中的客觀對象還原為主體知覺介入的結果,在這里,主體不再是未來主義式的萬物主宰,我們既脆弱無力,又從不缺乏影響世界的意愿和力量。

    展覽現場

    在這些探討未來現象學的作品中,新的視覺和媒體技術仍更多地保持工具的屬性,而那些著重表現新事物與未來關系的作品,則與之形成了沖突和張力。毫無疑問,技術是展廳中最突出的主題,當下的流行科幻元素在這批作品中幾乎無一缺席:虛擬空間、NFT、賽博格、未來城市……然而,這些對新技術的圖像復制卻并沒有給我們提供足夠的安全感。盡管這里的藝術家極少會和曾經的未來主義者一樣,聲稱某項新技術會指引人類的未來(這種角色現在已經轉移給了大型科技公司的CEO們),但在這些作品中,其標出性仍首先來自它們同新技術的關系,而這種依賴最終——至少從其展示上來說——限制了它們對技術的反思。

    19 劉嘉穎.jpg

    劉嘉穎《赤金美術館》2020 CV 建筑視頻 5'00'' 圖片致謝藝術家

    新潮的NFT藝術如何為其巨大的能源消耗辯護?這也許是一個所有展陳中的NFT藝術無法回答的問題。劉嘉穎的《赤金美術館》代表了這一新潮流,它矛盾地在表現自己的商業潛力和社區開放性上搖擺。美術館的外形絕佳地表現出NFT藝術的欲望:在虛擬空間中重構藝術品本雅明式的“靈暈”(Aura)。諷刺的是,盡管仍保持了使用上的開放性,NFT的特征始終在于對數字信息的占有,而那看不見的證明所有權運算過程才是新“靈暈”的來源。從這個角度來說,坐在專門布置的放映區觀看影像是搞錯了這件作品的欣賞方式——為了真正感受作品的魅力,觀眾需要的不是觀看作品,而是瀏覽它的交易記錄。

    20 宋琨.jpg

    宋琨《賽博格軀體-Show me》2019 布面油畫 220 × 140 cm 圖片致謝藝術家

    賽博格如何成為一種反性別、反有機-無機二元論的新主體,而不是淪為一種反德勒茲式的“無身體的器官”?展廳中,宋琨的《賽博格軀體》和《泛靈境界生物體》如同被抽離得只剩軀殼——要如何把《泛靈境界生物體》中的水母和觸須,同唐娜·哈拉維(Donna Haraway)的“克蘇魯紀”(Chthulucene)聯系起來?當然,這種聯系不是必然的,可如果不明確一種總體上的后人類視角,這些形象就會滑向“好看的科幻模特”。就這一主題來說,對作為審美活動的主體不加反思的傳統美學態度將是一場災難。

    21 范文南 .jpg

    范文南《中國2098》2020 數字版畫 尺寸可變 圖片致謝藝術家

    新的城市如何成為在社會空間中推動新政治(它尊重各種主體)、新生產(它是真正可持續的)、新主體(他們獲得了更多的解放)的形成?在展區的盡頭,年輕的藝術家范文南的繪畫《中國2098》系列表現了一個依靠工業技術克服了環境災難的未來中國圖景,其中,今天的社會問題或是在強大的生產力下被自然解決,或是用標語口號暗示了終將解決的結局。范文南可能是參展藝術家中最接近歷史上的未來主義者(尤其是俄羅斯未來主義)的人,但也突出反映了這種傳統未來主義觀念在今天的尷尬:盡管藝術家努力展現自己的政治立場,但這些圖像提供的與其說是歷史分析與展望,不如說是提供視覺快感的景觀,也因此,它們變得同其批判的美國好萊塢式大眾文化——或者用格林伯格的話說,庸俗——難以區分。

    22 陸明龍.jpg

    陸明龍《中華未來主義》2016 高清影像,立體聲 60'00'' 圖片致謝藝術家、BANK及賽迪HQ畫廊(倫敦)

    在這個意義上,陸明龍的影像《中華未來主義》也許是最充分地保留了其原本批判性的作品(盡管其長達一個小時的時長影響了現場觀看)。作為一名旅居海外的華人藝術家,陸明龍通過他的影像與我們的經驗之間微妙的錯位,提醒我們值得反思的不僅是關于“未來”的概念,還有我們在進行這些思考時所處的主體位置。

    23 吳羽篪.jpg

    吳羽篪《西游 | 托塔李天王》2019 炭筆素描 38.9×54.6 cm

    最終,隨著展廳的后半部分出現越來越多的景觀,觀眾的反思能力也在這些龐大的信息和圖像流中受到了限制,而這也可能是策展人的有意為之——在展覽手冊中,鮑棟引用《蘭亭集序》的末段:“后之視今,亦猶今之視昔?!彪x開東側展廳,回到中間的走廊,當我們再次面對許宏翔的《一條命》時,也許會有新的體會:對歷史的反思并不意味著確保一條通往未來烏托邦的路線。為了與張光宇的《西游漫記》相呼應,展覽特意展示了一個叫吳羽篪的小朋友繪制的西游人物,在他稚嫩的筆下,托塔天王手中的“神舟”火箭就是最突出的未來符號。朝向未來的目光最終要返回此刻的自我,而即使是神通廣大的孫行者,也無法洞察一路上的艱難險阻,甚至無法明確西行的目的——直到最后,真經的內容都是對一項對師徒們的考驗。我們始終要面對未知,并為我們的行動承擔責任。

    文丨羅逸飛

    圖片致謝主辦方

    展覽現場

    24.jpg

    策展人鮑棟在進行導覽

    展覽信息

    過去的未來主義-展覽海報.jpg

    展覽名稱:過去的未來主義——中國當代藝術中的過去與未來

    主辦:北京展覽館、北京當代藝術博覽會

    展覽地點:北京展覽館2號館2層 (北京市西直門外大街135號)

    展期:2021.6.15 - 8.31(因公眾安全考慮而產生的臨時閉展日期詳見主辦方媒體平臺信息)

    開放時間:9:30 - 17:00 (16:30為最后入場時間)

    策展人:鮑棟

    展覽總監:汪頻

    藝術家(按字母順序排名):

    aaajiao、奧吉卡(AUJIK)、蔡磊、曹斐、陳熹、崔潔、范文南、馮夢波、高磊、簡策、蔣志、李漢威、李舜、李新建、李尤松、劉芳、劉嘉穎、劉展、陸明龍、馬良、歐勁、蒲英瑋、邱岸雄、施政、宋琨、宋陵、唐暉、童昆鳥、王魯炎、鄔建安、吳羽篪、伍偉、徐震、許宏翔、楊光南、楊茂源、張光宇、張暉、張英楠、莊輝

    在线看片福利无码青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