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mp id="gweyy">
  • <blockquote id="gweyy"><blockquote id="gweyy"></blockquote></blockquote>
  • <menu id="gweyy"><input id="gweyy"></input></menu>
    EN

    缺題——梁銓個展于廣東美術館開幕

    時間: 2021.8.22

    微信圖片_20210822194709.jpg

    展覽現場 圖片來源于網絡

    2021年8月18日,“缺題——梁銓個展”與廣東美術館開幕,此次展覽試圖將梁銓不同時期的繪畫表達帶入當下,完成對其三十余年創作的一次小結。

    梁銓是中國最早將傳統水墨結合抽象創作的藝術家之一,構建了東西方美學語言貫通卻相互區別的個人表達。他的作品表達了寫實和寫意的思考,用細碎的言語辯白,在形與無形之間重建秩序,細節的極致調和以至“空”的境界。水墨輕重有序的暈染,形的消融,真實被層層措置與堆疊的細節闡釋,以一種近乎消失的方式置于現實中再次顯現,空白意味著無限。表達上的讓步和不明確指向,用不對抗不強加的態度應對瞬息萬變,梁銓以其最具代表性的水墨拼貼,鋪開淡然悠遠的禪意。他用綜合材料拼貼貫通西方抽象藝術和中國傳統水墨,因深刻的東方精髓和獨特的風格備受矚目。

    據悉,展覽將持續到9月12日。

    編/藝訊網

    圖片及相關資料除特殊標注外來自主辦方


    展覽前言

    這個展名為“缺題”,是個沖擊力不會很強的展覽。像梁銓先生以及他的作品,等待著歷史的聚焦。而對于中國當代藝術發展的歷程而言,他從未缺席。他只是拒絕在漩渦的中心勁舞或是搶占風口去狂歡罷了,梁先生自有他的想法、節拍器與表達方式,這個展覽在2021年于廣東美術館舉行,可視為一例。

    梁銓 地下的火 1985年 色、墨、宣紙拼貼 89.4×121.4cm.jpg

    梁銓 地下的火 1985年 色、墨、宣紙拼貼 89.4×121.4cm

    本次展覽的作品可分為兩類,一類有題目,一類沒題目。有題目的,在符合中國人對文字與繪畫合一的想象外,酷,而有情;沒題目的,冠以“無題”,按梁先生的老師趙無極的說法是想給觀者更多理解的可能性。我卻認為,這其實是梁先生給看畫的人設了個迷局,同時也給自己建了道防火墻。這種直鉤釣魚的游戲,很久遠。那年姜子牙72歲,今年梁銓73歲。至于展覽的名字“缺題”又與“無題”稍有差異?!叭薄辈⒎堑韧跊]有,僅是不求全,更具某些主動性。老子說:“大成若缺,其用不弊。大盈若沖,其用不窮。大直若屈,大巧若拙,大辯若訥。靜勝躁,寒勝熱。清靜為天下正?!币@么長的一段,其實只是想引出最后這一句:清靜為天下正。藝術家不是統治者,他們的“天下”即是藝術。從這個角度講,“清靜”與“正”的關系,很像作為藝術家的梁銓,至少像梁銓所追求的。進而我們要感嘆他的畫如其名。梁是要有擔當的,銓乃衡量。梁先生在自持的那份責任中銓衡與堅守。這種不妥協,導致在今天讀懂他的人不會很多,就像梁先生說的:“其實不缺,但是總有人認為缺什么?!钡拇_,這個門檻有些高,然而一旦跨過、讀懂,便會愛得很深。如同梁銓愛那位曾經孤獨的美國藝術家艾格尼絲·馬丁。至于梁銓的作品,那些看似輕薄、平靜的源自洗衣板的平行線以及淡淡的色塊,仿佛端出一方“清靜”的湖水。而此處的“清靜”是如老子那樣斷然被表達出來的。再細讀,它們的邊緣常常是堅定甚至是鋒利的,而內部是生動甚至激蕩的。這種矛盾性的博弈,在梁先生的建構下達到了畫面上恰切。我無須說那是對中庸的追尋,或是接近了所謂陰陽平衡。因為,這些都是內置于中國人基因中的東西,加之梁先生對20世紀以來人類在視覺藝術研究成果的運用,乃至作為版畫出身的他,都不是問題。故而,在此我也不想多談所謂抽象、構成、拼貼以及在時代藩籬中的水墨畫等問題。我認為最關鍵的是從他的作品里,我們能感受到,梁銓對理性的追求本身依然是非常感性的。只有感性傾瀉出來的東西才會有所謂真的禪意。作品傳遞得雖慢,但不滯,雖需等待或細糾,但必有可期的驚喜。仿佛淡墨在宣紙上滲開的過程,是自然而舒緩地擴散。其實,如在高倍放大鏡底下,那狀態的涌出也會像錢塘江潮一樣浩蕩。所有表面上的澹泊,恐怕是另一種強烈的苛求所致。

    梁銓 倦勤齋的紫藤花之二 2017年 色、墨、宣紙拼貼 160.5×122cm.jpg

    梁銓 倦勤齋的紫藤花之二 2017年 色、墨、宣紙拼貼 160.5×122cm

    如前所述,梁銓是中國當代藝術發展的同行者,但并沒有很多同道人。他從’85新潮的杭州到美國,再回杭州,然后到北京看了一眼,轉頭決定長居改革開放的最前沿,但遠離藝術生態中心的深圳。這一時期所跨越的幾十年,正是本次展覽作品生成的階段。他的畫作從表面上看,的確是越來越淺淡了,哪怕是黑色為主的畫面,黑的都很怡然。此中的真味如好茶,再陳,色再重,依然是清透的。梁銓作品的質感,越來越如玉,在堅冷的質地中充溢著活力因子,而且已然有了包漿。所以,為了更為準確地呈現本次展覽的理念,梁先生說展廳要干凈,拒絕所有矯飾,安然品讀為上。對此,我非常贊同。我們只需把畫掛正,靜待觀眾,旁觀會心者能有幾人就好。

    梁銓 無題 2011年 色、墨、宣紙拼貼 30.5×50.8cm.jpg

    梁銓 無題 2011年 色、墨、宣紙拼貼 30.5×50.8cm

    在梁銓先生發我的展覽作品目錄中,最后一件是《寒山寺》。這是由多件小幅作品組合成的畫作。我請教此作的由來,梁先生回答說,因為母親曾給他講過張繼的《楓橋夜泊》那首詩,不僅非常有情境感,而且對夜中船上之人的心上之秋,滿懷悲憫。依此,我的思緒卻牽出了另一件事情,就是與寒山寺及其名頗有淵源的那位唐朝的詩人,僧人寒山。他曾隱居天臺山寒巖,題詩作偈。其白話狀態的文字與意涵,不僅被胡適所推崇,在上世紀50年代還遠播至美國。他甚至成為“垮掉的一代”的精神偶像。提此舊事,不為別的,是在梁銓的作品中感受到了同樣的力量以及深切的、迷蒙的問題感?!叭藛柡降?,寒山路不知?!痹偈庨_一下,如果用個不高級的諧音梗,梁銓似涼泉,可與寒山互文。而梁銓不在寒巖,在很熱、很鬧的深圳。他在大隱中“日日試”著“新泉”?!霸嚒迸c “缺題”一樣是態度,意味著自由,何缺之有? 

    吳洪亮

    2021年6月30日于北京畫院


    展覽信息梁銓個展 海報(中文).jpg


    缺題——梁銓個展

    展期:2021年8月18日-2021年9月12日

    展廳:廣東美術館5、6、8、9號展廳


    關于藝術家

    梁銓個人照.jpg

    梁銓,1948年出生于上海,祖籍廣東中山,中國抽象繪畫最具代表性藝術家之一。畢業于浙江美術學院附中,后又赴美國求學,曾任教于浙江美術學院(現中國美術學院)版畫系,及工作于深圳畫院?,F退休生活于深圳。

    梁銓是中國最早將傳統水墨結合抽象創作的藝術家之一,構建了東西方美學語言貫通卻相互區別的個人表達。寫實和寫意的思考用細碎的言語辯白,在形與無形之間重建秩序,細節的極致調和以至“空”的境界。水墨輕重有序的暈染,形的消融,真實被層層措置與堆疊的細節闡釋,以一種近乎消失的方式置于現實中再次顯現,空白意味著無限。表達上的讓步和不明確指向,用不對抗不強加的態度應對瞬息萬變,梁銓以其最具代表性的水墨拼貼,鋪開淡然悠遠的禪意。他用綜合材料拼貼貫通西方抽象藝術和中國傳統水墨,因深刻的東方精髓和獨特的風格備受矚目。

    梁銓的作品在全球廣泛展出和收藏,曾參加由兩屆“威尼斯雙年展”總策展人阿基萊·伯尼托·奧利瓦(Achille Bonito Oliva)于中國美術館策劃的“偉大的天上的抽象——21世紀的中國藝術” “悉尼雙年展”等重大國際展覽,并在美國圣地亞哥大學、德國包豪斯檔案博物館、紐倫堡藝術之家等機構舉辦個展。其作品被中國美術館、上海美術館、廣東美術館、浙江美術館、香港藝術館、香港M+、大英博物館及舊金山大學等知名藝術機構典藏。


    在线看片福利无码青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