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mp id="gweyy">
  • <blockquote id="gweyy"><blockquote id="gweyy"></blockquote></blockquote>
  • <menu id="gweyy"><input id="gweyy"></input></menu>
    EN

    “布拉格”“虛歲六十”“登樓去梯”:武藝、王玉平、蔡磊個展

    時間: 2021.12.1

    2021年11月26日,武藝、王玉平和蔡磊三位藝術家個展“布拉格”、“虛歲六十”、“登樓去梯”亮相松美術館。展題分別對應地點、時間和空間三個基本元素,串聯起三個展覽的敘事邏輯,同時也為觀察個案藝術家提供依據。


    “布拉格”

    武藝個展——“布拉格”現場

    在武藝的個展上,“布拉格”以地名的方式標示出藝術家曾經的游歷,同時也以日常之景書寫了藝術家的觀察視角。

    3、熱咖啡,武藝,40×30cm,布面油畫,2021.JPG熱咖啡,武藝,40×30cm,布面油畫,2021

    4、準備起飛,武藝,60×50cm,布面油畫,2020.JPG準備起飛,武藝,60×50cm,布面油畫,2020

    2013年,武藝因觀看捷克電影《陷入困境的美人》,決定前往這個“歐洲最美”的小城——一個有著中歐的浪漫,中世紀的精致,波西米亞的小資情調以及散不去的文藝氣息彌漫的國度。在布拉格,武藝住在卡夫卡出生的猶太區巴黎街上,坐在陽臺上就可以看到卡夫卡為創作《城堡》而吸取靈感的街角。他每天散步,所做之事便是留心不被人關注的建筑細節,生活物品以及捷克人的生活狀態。

    武藝個展——“布拉格”現場

    在過去的數年間,他多次前往和逗留這座古老的東歐城市。從中心街頭到郊外鄉野,時時留心,處處觀察,畫咖啡館、畫早市、畫櫥窗……正如武藝其他油畫作品,多以游歷處的地名作為主題,以全維度“組畫”的形式,配以細膩入微以至瑣碎如流水賬式的日記文本,捕捉下旅途中的見聞和感受。也因游歷中的條件限制,武藝所畫皆小尺幅。武藝認為旅途中畫小畫有兩個特點,第一是可以方寸間最大限度捕捉當時氣息,第二則是,需要用許多幅小畫,來組成一幅大畫所要表達的東西,是為“組畫”。

    7、母女,武藝,60cm×50cm,布面油畫,2020.jpg母女,武藝,60cm×50cm,布面油畫,2020

    8、女人之一,武藝,60cm×50cm,布面油畫,2020.JPG女人之一,武藝,60cm×50cm,布面油畫,2020

    9、陽臺之一?60cm×50cm?布面油畫?2020?武藝.JPG陽臺之一,武藝,60×50cm,布面油畫,2020

    盡管此次展出作品多為疫情期間在國內所畫,在松美術館的展覽現場,武藝對布拉格的觀察同樣保持他旅途作畫的特點,并以小尺幅的油畫呈現,他用和毛筆作畫相似的油畫圓頭筆作為工具,以書法線條入畫,平面化的造型和只用固有色的畫法,為其作品帶出“寫”的味道,形成他油畫的個人風格。

    尼采曾說:“當我想以另一個字來表達音樂時,我只找到了維也納;而當我想以另一個字來表達神秘時,我只想到了布拉格?!蔽渌嚨倪@批作品,以他特有的觀察視角——他筆下的人物多以背景或側影出現,去除過多的細節,或背對觀眾不知目光所在何處,或俯身時保持著不同動態,或形色匆匆出現在街角,透出布拉格的詩情畫意與神秘。


    “虛歲六十”

    在王玉平的個展上,“虛歲六十”以直白道出年齡的方式揭示了藝術家所處的人生階段,同時也體現出藝術家經久的自我觀省和技與藝的沉淀。

    王玉平個展——“虛歲六十”現場

    作為地道的老北京,王玉平在南城白紙坊的胡同里長大,他是一個迷戀市井,感性、細膩又念舊的人。1990年代,他曾是“新生代”繪畫群體的重要代表,以極度夸張和富有表現力的人物繪畫建立了鮮明的個人風格。后來,他漸漸將目光投向了舊城里的馬路邊上和更加生活化的日常事物,畫筆下的街巷胡同,紅墻碧瓦,日光塔影,醇厚的京味兒。正在當代唐人藝術中心展出的王玉平個展“我在馬路邊”,以畫家近年來在北京街頭的寫生為線索,為我們展現了藝術家的日程觀察視域。

    12、2020春   布面丙烯、油畫棒  200x240 cm  王玉平  2020   .jpg2020春,王玉平,200x240cm,布面丙烯、油畫棒,2020   

    13、 黑色扶手的沙發,王玉平,200x160cm,布面丙烯、油畫棒, 2021.jpeg黑色扶手的沙發,王玉平,200x160cm,布面丙烯、油畫棒, 2021 

    14、夢陽、飛老頭,王玉平,200x240 cm,布面丙烯、油畫棒,2021.jpg夢陽、飛老頭,王玉平,200x240 cm,布面丙烯、油畫棒,2021   

    而此次展覽,藝術家的創作視野轉向室內,沙發、打字機、書籍刊物、縫紉機、襯衫、吹風機、燈罩、瓶花、耳機、酒杯茶杯、帽子水盆……行起坐臥,凡舉手抬腳能見之物,盡入畫中了。它們或以置景的形式成為畫面的主體,或以雜亂無章的形式堆砌在畫面成為人物襯托,皆成藝術家的一種漫畫式表達。

    15、自畫像,王玉平,45x35cm,木板油畫,1985.jpg自畫像,王玉平,45x35cm,木板油畫,1985

    16、虛歲60-1,王玉平,240x160cm,布面丙烯、油畫棒,2021.jpg虛歲60-1,王玉平,240x160cm,布面丙烯、油畫棒,2021 

    17、虛歲60-2、縫紉機, 王玉平,206x240cm,布面丙烯、油畫棒,2021.jpg虛歲60-2、縫紉機, 王玉平,206x240cm,布面丙烯、油畫棒,2021 

    "六十耳順,甲子一個輪回,最是自察和觀省的時刻。"展覽以一幅創作于1985年的《自畫像》為引,一個處在大逆光下的人物面像,僅額頭、鼻尖和兩個肩膀處投射光亮,可見藝術家著迷于光和影極致反差的審美和繪畫方法。而在展覽最后用作結題的兩幅全新自畫像《虛歲六十》中,延續基于光影來造型和大筆觸、純色塊的元素下,更傾向于探索線的使用,其線法,類近于寫。色彩的處理,也由鮮明艷麗而轉向了溫潤雅素,顏色的純度和明度都漸漸降了下來,畫面開始由灰調子來主導。

    王玉平個展——“虛歲六十”現場

    過去強烈的明暗對比在此化作一種輕松詼諧,也似為一種自省,暗合藝術家在這兩幅自畫像所描繪的——無論表現在作畫,還是畫余讀書的自己,皆以一種目光投視的形式注視著畫外的世界,透出一種藝術家厚重的人生積淀。有如策展人戴卓群所言:“對于畫家來說,繪事似乎不再迫于創造力的重壓之下,而是內化成為了一種舉重若輕的造詣與智慧,神乎其技矣!”


    “登樓去梯”

    蔡磊個展——“登樓去梯”現場

    在蔡磊的個展上,“登樓去梯”以一則典故意指人與空間的物理關系,同時也揭示出藝術家對待創作的專注。

    不同于兩位前輩藝術家的繪畫創作,藝術家蔡磊在此次展覽中展示了多件裝置和雕塑作品,可見他在探索空間和處理現實兩個層面,既通過透視和視錯覺實驗了空間的平面化降維,又將現實粗糲的生存景觀,轉化為高度提純的風格化形式。

    22、毛坯房20211025,蔡磊,水泥,鋼結構,120x92x30cm,底座,92x30x80cm,2021.jpg

    毛坯房20211025,蔡磊,水泥,鋼結構,120x92x30cm,底座,92x30x80cm,2021

    23、毛坯房20211112,蔡磊,水泥,25x22x8cm,2021.jpg毛坯房20211112,蔡磊,水泥,25x22x8cm,2021

    蔡磊最早為人所熟知的作品《毛坯房》系列,以建筑水泥作為材料,通過強化透視法和直線的分割,創造出一種特別的形式張力和視覺體驗,同時作品又來自藝術家所切身其間的現實質感?!镀椒矫住泛汀犊蚣堋废盗袆t在二維平面上發展出三維空間的視錯覺效果,材料的運用上也更加直接,“瓷磚”和“門”的框架作為現成物,既充當了作品媒材,也是形式建構的基本語匯。蔡磊一邊模糊了二維和三維的界限,一邊也模糊了繪畫、雕塑和裝置之間的界限?!赌@狻废盗胁济姹┳髌?,便是在延續一貫的創作方法的前提下,進一步將對作品語言的探索直接轉化到了布面上。

    蔡磊個展——“登樓去梯”現場

    在創作于2016年的作品《剩下的》中,藝術家建造了一棟密實的柱狀水泥高樓,簡陋、具象到近乎令人窒息的現代都市景觀符號,從這里,似乎顯示出蔡磊創作思路的一個明顯轉向。如果說早前誕生的幾個系列,從《毛坯房》到《平方米》和《框架》,都是從微觀的個人的生存和生活境遇中提取出來,那么在《剩下的》這件作品中,藝術家的視野和思考,已經從一個更加具有普遍性意義的層面,來反思和投射人類在急遽的城市化進程中所面臨自我困囚的冰冷現實。

    27、單元20211021,蔡磊,青銅,24K金箔,243x56x46cm,底座,132x101x18cm,2021.jpg單元20211021,蔡磊,青銅,24K金箔,243x56x46cm,底座,132x101x18cm,2021

    28、單元20211022,蔡磊,青銅,229x69x6cm,2021.jpg

    單元20211022,蔡磊,青銅,229x69x6cm,2021

    蔡磊在疫情期間的新作“樓梯系列”,與“登樓去梯”典故中所指涉的“隔離”語意暗合,一幢建筑,一個單元,一級樓梯,孤立的單元與橫斷的樓梯,共同完成了隔離、控制抑或封閉。蔡磊通過其作品《單元》發問,無論在當下疫情肆虐的非常時期,還是疫情所造成的隔離結束以后,面對更加深層和遠為復雜的后全球化現實,在隔離和流動,封閉和開放的十字路口,未來人類的境況是向單元化還是多元化轉向,似乎也尚未可知。

    據悉,三場展覽將于2022年1月16日落下帷幕。

     

    編/藝訊網

    圖文/主辦方提供

    在线看片福利无码青青
    <xmp id="gweyy">
  • <blockquote id="gweyy"><blockquote id="gweyy"></blockquote></blockquote>
  • <menu id="gweyy"><input id="gweyy"></input></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