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mp id="gweyy">
  • <blockquote id="gweyy"><blockquote id="gweyy"></blockquote></blockquote>
  • <menu id="gweyy"><input id="gweyy"></input></menu>
    EN

    CAFA專訪|孟祿?。阂磺信及l都是必然的等待

    時間: 2021.7.27

    GIF1.gif

    在2019年北京民生現代美術館舉辦的大型個展“元·孟祿丁”中,孟祿丁的“朱砂”實驗已初次亮相。一場意味著孟祿丁最新工作轉向的藝術實驗,幾乎貫穿了疫情的開始與尾聲,并在2021年的年中收獲了階段性成果。2021年6月27日,孟祿丁個展“朱砂”在三遠當代藝術開幕?!爸焐啊毕盗凶髌芬?4件/組作品,繪畫與裝置兩種形式正式集體亮相。

    孟祿丁對朱砂的興趣最初始于“元速”系列的機器創作實踐。2018年夏天,在個人生活經驗的偶然觸動下,他開始將朱砂視作獨立的創作語言。在近三年的最新探索中,朱砂、雄黃這些自帶“能量”的材料,經由藝術家的牽引,在二維畫面中獲得了能量轉化與增強。而材料基于特定文化背景衍生出的符號屬性,與作品的符號表達,共同營造出一方涌動著原始能量的“場”——某種精神性的空間由此展開。

    孟祿丁個展「朱砂」展覽現場,2021.6.27 - 8.31(2).jpg孟祿丁個展“朱砂”展覽現場

    朱砂不僅是中國煉丹術與丹青中的常見的材料,其功能與身份同樣變化多端:它是硫化汞的天然礦石,明亮高,硬度低,加熱至300度具有毒性,可分離出液態水銀。在功能上,朱砂入藥可安神、殺菌——“鎮心定驚。辟邪清肝。明目祛風。止渴解毒?!痹诿耖g的實際功用中,往往與巫術、道家方術等等神秘主義的事物相連,被視作除穢、辟邪之物。這次看似偶發的創作轉折,一方面是孟祿丁在“元速”系列機械實驗之后回歸人工性、物質性。實際上,藝術家對朱砂、雄黃仿佛突然迸發的興趣,依然在他不斷變化的藝術語言與個體經驗構筑的內在邏輯中穩定演進——即對于精神性的篤信與追求。

    孟祿丁個展「朱砂」展覽現場,2021.6.27 - 8.31(7).jpg孟祿丁個展“朱砂”展覽現場

    如果說在“元速”系列中,藝術家借用機器的“自然之力”進行了一場主體隱身的實驗,那么“朱砂”系列的主體回歸,使創作者的在場成為打通精神與現實空間的中介,如東西方煉金術一般,圍繞“變化”,展開對“超越性”的追求,無形之中,創作者獲得了與遠古“祭司”類似的位置。

    然而,理解“朱砂”系列的復雜之處不在于認識材料或符號解讀,恰恰在于如何與作品中翻涌的“能量”鏈接。一如孟祿丁在本次訪談中所說,“理解我的創作其實很簡單,就是理解我這個人?!睙o論在創作還是生活中,孟祿丁對于“過程”的強調,很容易令人聯想起尼采的著名句子:“人是橋梁,而不是目的?!弊穯枴斑^程”順其自然地成為打開的“朱砂”系列的關鍵。帶著這一疑問,藝訊網邀請孟祿丁以“朱砂”展覽為起點,稍作回溯他的變與不變。

    藝術家孟祿丁.jpeg受訪人丨孟祿?。ㄖ醒朊佬g學院油畫系第五畫室,教授,博士生導師)

    采訪 | 孟希(簡稱“Q”)


    從展覽“朱砂”談起——偶發與必然


    Q:第一個問題關乎好奇心與“道聽途說”,據說“朱砂”系列作品和一個略帶超驗色彩的故事有關?

    孟祿丁:一開始接觸朱砂,是我在用機器創作“元速”系列期間,發現機器甩動過程中,水性顏料的流動性更強,因此我就想到了國畫顏料。我對國畫沒有深入研究,也沒有太大興趣,因此請教了一位畫國畫的朋友,問他在國畫顏料中哪兩種顏色最亮?得到的答案是朱砂和石綠。

    相比丙烯,中國畫顏色更透明,質地潤澤,富有深淺變化,也可以像丙烯一樣進行層層覆蓋。朱砂的紅色十分特殊,民間中認為朱砂可以辟邪,我倒是對民間傳說并不特別在意。直到2018年,我朋友跟我講述了發生在她家的故事。她的孩子,執意不肯走進家中的她的房間。我當時聯想到一些民間傳說,就讓朋友將“元速”系列中一幅用朱砂創作的畫掛在那間房里,自此以后,孩子就肯進去了。我對神秘主義沒有研究,但有點好奇。比如看榮格寫的《紅書》,是因為他有神秘經驗,也對夢和潛意識感興趣。我雖然沒有這方面的個人經驗,但我相信某種形而上與當下生存空間的聯系,這件事多少改變了我對朱砂的單一認知,也讓我對朱砂的使用具有了現實意義。

    孟祿丁個展「朱砂」展覽現場,2021.6.27 - 8.31(4).jpg孟祿丁個展“朱砂”展覽現場

    朱砂, 145 x 145 cm (單聯尺寸,共12聯 ),

    布面礦物質顏色,2019孟祿丁個展「朱砂」展覽現場,2021.6.27 - 8.31(10).jpg孟祿丁個展“朱砂”展覽現場

    從那之后,我開始使用礦石、礦粉形態的朱砂,加膠調和后拓上畫面,這也是一種發揮朱砂“辟邪”功效的民間傳統方法。最近我在接觸雄黃,與朱砂類似,雄黃也是國畫顏料。它們都可以是毒藥,也可以是解藥:朱砂在300度高溫以上是劇毒。當然,它們也都是中國人千年前煉丹的常用材料。作為符號,朱砂單純而神秘,因此在我最新的“朱砂”系列中,畫面中的符號使用,如萬字符、我名字中的“丁”字等等,也都與朱砂本身的屬性有關。我對這些在視覺上擁有純粹感覺的古老顏色很感興趣,希望通過在作品中反復挖掘,以朱砂、雄黃等顏色具有的神秘、暗喻與指向性,引導人們“打通”另一個空間,以“朱砂”系列更具開放性的符號,營造出一個場域,引領人們身處于某種能量之中。

    孔子說“五十知天命”,或許是我歲數到了,面對的事物和內心處境發生了某種變化。在“朱砂”系列以前,我更關注現實。我的作品全部都發自于身體與內心,人走到一定階段,總是試圖超越,希望達到精神上的進階。世界有太多的未知,目前我對于“朱砂”系列的探索不求結果,只是想繼續推進,我相信生命有我們看不到的層次和維度。

    孟祿丁個展「朱砂」展覽現場,2021.6.27 - 8.31(5).jpg孟祿丁個展“朱砂”展覽現場

    朱砂,200x200cm,布面礦物質顏色,2019

    孟祿丁個展「朱砂」展覽現場,2021.6.27 - 8.31(17).jpg孟祿丁個展“朱砂”展覽現場

    朱砂·黑道,200 x 200 cm,布面礦物質顏色,2018

    Q:“朱砂”系列與“元速”相比,從材料層面看,也似乎表明您的創作進入到更為“物質性”的工作階段中。能否談一談從“元速”到“朱砂”您在創作層面的推進?

    孟祿?。?/strong>“元速”系列是我將創作放歸自然的嘗試,因此我用機器將“人”排除,讓機械動力自發生成一種抽象語言。我所追尋的機器的“力”,是一種非常純粹,自然天成的能量。就像大自然中,我們看到的山河風景的形成也是通過自然的力量。

    我希望通過“元速”系列,讓人們從我用機器創造的“自然”中,打開藝術新的觀看角度與思考途徑。我把觀念賦予一個機器,讓機器產生意義,現在又將觀念賦予某種顏色,讓顏色產生意義。因此,“朱砂”系列只是外在形式與方法的改變,創作內核并沒有變。從機器到朱砂,改變都是基于偶發。當偶發出現,人就會與它產生碰撞,我想這才是我們應該在藝術中尋找的東西。它讓人驚奇,讓人有力量拓展新的空間。我相信所有的偶發,都是一種必然的等待。

    元速 300x300cm組畫x2  布面丙烯2011.jpg元速,300x300cm組畫x2,布面丙烯,2011

    元速 工作照2.jpg

    “元速”系列創作期間

    Q:與“元”相比,“朱砂”所帶有的中國歷史與文化痕跡似乎更具體化,是否可以理解為,您在抽象藝術中對傳統文化符號的興趣逐步加深?

    孟祿?。?/strong>傳統文化元素我很早就在作品中使用過,比如我在八十年代用墨和宣紙拼貼創作的“元態”系列。作為一個生存于當下中國文化空間中的人,我接收到的一切信息,都帶有當下的文化特色,產生的興趣一定是真實的。但我不會刻意與中國傳統文化產生聯系,重要的是當下的真實體驗。一個人的世界觀和思維走到一定階段,就會產生特定的語言,變化也是來自我不同的人生階段。但我從未打算弘揚關于傳統的借鑒,對我而言,文化元素只是自然而然的真實的使用。

    朱砂·紅道 Cinnabarite, Red Way, 2018, 布面礦物質顏色 Mineral powder, gel, and acrylic on canvas, 200 x 200 cm.jpg朱砂·紅道, 200 x 200 cm,布面礦物質顏色,2018

    Q:展覽中一件裝置作品十分引人注意,與展覽中其它繪畫作品類似,它也帶有原始的力量感,只是并不“抽象”,并且更容易讓人聯想起祭祀??梢哉務勥@件裝置作品嗎?

    孟祿?。?/strong>我想用骨頭做作品大概有兩三年了,每次吃完骨頭,將它扔在一旁,我都覺得它們挺好看,因此萌生出想用骨頭做作品的想法。和使用朱砂類似,我對這些材料中曾經存在的生命能量感興趣,并試圖在作品中呈現并增強這種能量。這件作品“朱砂.祭“的展示空間也比較特別,有著斑駁、古老的痕跡,從另一個角度講,這件作品的最初構想也與展覽空間有關。

    孟祿丁個展「朱砂」展覽現場,2021.6.27 - 8.31(8).jpg孟祿丁個展“朱砂”展覽現場

    朱砂·祭 ,礦物質顏色,牛皮,豬頭骨,尺寸可變,2021

    很多人以為我用的是羊頭,實際上是豬頭骨。我把經過化學處理的豬頭骨圍成一個圓,與懸掛的牛皮達成某種能量上的契合。我認為“圓”接近某種空間的本質,也具有輪回性。在這個特別的空間中,朱砂、豬骨、牛皮幾個元素的并置,在一個場域中發生相互反應,既呈現出超現實的一面,其實也很具有現實性:它們都擁有死亡與生命的雙重力量,因而與當下產生契合。如果說祭祀在古代是文明的起源,那么我也期待當下的情境,將在未來發生改變。

    孟祿丁個展“朱砂”展覽現場

    我一直在二維平面使用抽象語言,是出于我認為抽象的表達最言簡意賅,也最難“言說”。我沒做過裝置,但也沒說過不做。我沒有表演欲望,所以自認除了行為藝術外,所有的藝術手段我都可以使用。語言、媒介在我看來只是表達藝術家思想的中介,核心是藝術家說了什么,和他的表達的對未來和當下是否有用。如果無用,就沒意義,其實很多藝術家用藝術語言講的都是廢話。

    Q:您身為創作者,在“朱砂”系列作品中的身份有點像一個連接點,換句話說,讓人想起“祭司”這一古老神秘的行當。

    孟祿?。?/strong>或許是因為,藝術不僅僅只具有審美功能。很多人只看藝術的表層,并不理解藝術背后的時代推動力。工業革命以后,新一代平民中產階級和新興資本階層崛起,促使社會需要藝術與它同步。而藝術通過對于語言的改造,觸及人的思想和行為,作用于社會。

    1988年,我參加美術館轟動的“人體藝術大展”,一樓的寫實作品被圍得水泄不通,而我的抽象畫《元態》前,觀眾寥寥無幾,再到后來我使用機器創作的“元速”系列,它們都無意中使用“元”,冥冥中與原初的生命能量狀態有關,一切能量都是來自原初。我一直在作品中探索原始潛能,或許也是因為我總感覺背后有一個東西支撐著,讓我想要接近它?!霸笨赡苁亲钅芙咏兔枋鏊?。但作品本身是獨立的,是一個完整的世界。所有的文字、言說都無法真正接近和表達這個世界,一切闡釋和敘述都只能無限接近它。

    2019年,我在民生的展覽也以“元”為題,開展一個月疫情就來了。我大概有10年沒做個展,所以也有人問,為什么在這個時候做展覽?我說不僅要做,而且要在歷史的節點上做。這樣看,或許我的預感使作品展具有了“預言”力。

    孟祿丁個展「朱砂」展覽現場,2021.6.27 - 8.31(11).jpg孟祿丁個展「朱砂」展覽現場,2021.6.27 - 8.31(15).jpg孟祿丁個展“朱砂”展覽現場

    Q:展覽中的符號其實有很多可供解讀的方向,您認為符號解讀在您的作品中是否重要?

    孟祿?。?/strong>和材料的選擇類似,符號也是由我的個人經驗與思考中自然帶出的,并沒有刻意研究,大概是因為我的體驗與感受還在不斷運動中,至于未來怎么走還不確定,我也不想固定住符號的指向??赡芷渲杏行┓柛鼜娏?,讓我更有感觸,我可能會在接下來的作品中將它延展,而不是過度研究。

    抽象藝術似乎總是特別需要理論支撐。很多抽象藝術家,也是理論家。比如康定斯基,他能將自己追求的視覺與思維進行整合。個人體驗與思考自然地反映到作品中。

    當然,我也并沒有把抽象、符號等等概念看得特別重要。藝術界早已把抽象藝術放在一個歷史中,中國藝術界的討論更在一個狹窄的過道中,有許多誤區誤解,我們需要回到藝術的本體,從原初的開放的歷史和當下的語境中,面向未來,通過思考人本身,尋找新的前進動力。

    朱砂 100x100cm 布面礦物質顏色 2018年.jpg朱砂,100x100cm,布面礦物質顏色,2018

    朱砂  145×145cm  布面礦物質顏色 2019年.jpg朱砂,145×145cm,布面礦物質顏色,2019


    重要的是,其實藝術不重要


    Q:從機械回歸到人工的介入,從某種“機械理性”回歸到“肉身感性”甚至偏向神秘主義的探索,精神性的思考一直存在于您的作品中,在《在新時代 亞當夏娃的啟示》也是一以貫之的。您對自己對于自己不同階段的變化如何判斷?

    孟祿?。?/strong>畫《在新時代 亞當夏娃的啟示》期間,我們首先是想要打破現實主義束縛,藝術為什么不能表達觀念?運用圣經故事,主要是給我們畫人體和表達觀念尋找合理題材。最重要的還是追求整體視覺,趨近于形而上的語言探索。后來我走到表現主義,又轉入抽象,也是希望通過個人的獨立思考與個體體驗介入社會。

    新時代 工作照.jpg孟祿丁在《在新時代 亞當夏娃的啟示》創作期間

    我的生活軌跡和我的藝術整體節奏是一致的,每一個環節都非常具體。比如,在某一個節點我出國,又回國,與我的作品階段都彼此關聯。過程比結果重要,這一觀點在我很年輕時寫的文章中,理念就已經完全確定了。生活的精彩是過程與過程間的疊加,而不是為了追求某種結果。結果是不真實的、刻意的,它會令人失落,會令人失去自己。而過程總是特別真實、生動,因為過程是生命真實狀態的釋放。

    足球 200x370cm 布面油畫 1987年.png足球,200x370cm,布面油畫,1987

    足球 工作照.jpg孟祿丁創作《足球》期間

    其實藝術不重要,最重要的是生活狀態。人的生活就是藝術,藝術的前提是,你究竟是一個什么樣的人?藝術家對周邊的感悟都建立在他所處的狀態上,如果人們了解我是什么樣的人,看我的藝術就不會覺得跳躍或者奇怪了。

    Q:您剛剛也談到,其實并不把抽象當回事,您也曾強調:“因為中國整個的藝術生態需要這種藝術。等到抽象畫真的火了,我可能就放棄強調抽象了,因為抽象畫本身不是問題……”從放下具象繪畫、表現主義、到“元速”剝離人的介入,您似乎酷愛離開自己,或者說離開一個已獲得驗證的成功路徑。

    孟祿?。?/strong>做抽象的確是因為我認為現代主義對中國有用,有意義,改革開放是建立一個現代化國家,我們理應具有現代性的意識,這也讓我在藝術語言形態的選擇上有一種責任感。其中,自然也包括我希望以何種方式進行社會介入。

    紅墻 115x85cm 布面油畫 1986.jpg紅墻,115x85cm ,布面油畫,1986

    從我個人的角度,每一種形式達到某種極致后,我就想開始學習別的東西,這也是我想強調的“過程”。比如,有人認為我從小寫實畫得特別好,一直畫一直掙錢。大家大概認為的幸福生活,放在我身上可能就是不幸了,所以就要離開。

    我只想盡量體驗不同的過程,說大一點,是為了讓自己的生命達到某種廣度和強度。在缺乏充分自由的環境中,更需要通過“過程”抵御生命中的干擾。我希望按照自己的步點走,無論做一件事情還是做一件作品,都源于自己一直以來的邏輯。一個善良的人死的時候可能仍舊很審慎,一個惡毒的人死前或許心安理得,無論對錯,至少都是一種自洽。我也希望達到生活與藝術在邏輯上的自洽。面對當下我仍是真實、積極的,重要的是此刻能做什么,但對于結果我總是不乏悲觀,或許最終的走向會是一種空無狀態,所以我只能自己解決我自己。

    元態,120x140cm,綜合材料 1988.jpg元態,120x140cm,綜合材料,1988

    Q:在您的一次對談中曾談及“20世紀90年代到現在的藝術都是妥協的產物,是中國知識界被迫無奈的選擇,這種妥協又剛好找到一個后現代理論的支撐,得以在國內外解釋和發展,實際上在80年代,抽象藝術也是邊緣化的,到了90年代,大家就更無心關注了?!绷钊烁信d趣的是,包括“純化語言”在內您也做“理論產出”,但基本上沒有流露出趕理論“時髦”的傾向。

    孟祿?。?/strong>我會保持距離,很多朋友認為我是一個很隨和的人,其實nice是表面現象,我有自己的尺度和底線。而時髦的東西我不反對,我個人只對自己有感覺的東西才選擇介入。時髦背后總有利益和企圖的存在,被別人甚至被社會所作用,是我一直警惕的東西。在生活中,我對新事物很有興趣,比如我喜歡和年輕人在一起交流,我相信他們是未來,他們的生命力是改變社會的主要能量,我想這才是時髦吧。

    不過,我仍相信世界有一個主導能量在起作用,它是某種精神性與生命力的結合。想通了以后,一點都不復雜,只是放到社會上,來到人群中,才變得復雜起來。我已經見證了很多歷史的關鍵時刻,我相信人最重要的是擁有獨立性和基本人性。是這二者保證我們可以不額外獲得什么,也可以活得很好。藝術使人自律,讓人真實地面對人類共通的善與惡。對于藝術家來說,更需要的是得到一種平衡抵擋現實的黑暗。對我目前而言,這個平衡是一種精神上的東西,我也希望自己的藝術能帶給人們某種精神感受。我們周遭太多東西已經足夠荒誕,即使沒有一個東西能清除它,至少也能提醒人們,周圍并不是那么干凈。

    孟祿丁個展「朱砂」展覽現場,2021.6.27 - 8.31(9).jpg孟祿丁個展“朱砂”展覽現場

    Q:如您剛剛所說,現在“不談主義”了,而我們剛才其實也談到神秘主義…那么延續“元速”到“朱砂”系列的邏輯,是否最終會導致某種“虛無主義”?

    孟祿?。?/strong>前些年有人把美院附中圖書館的借書卡曬到網上,書名、借書人,寫得一清二楚,上面還有我的簽名。20多年來,只有幾個人借過這本書,其中不少都是大家熟悉的藝術家。有趣的是,我發現自己曾借過一本《世界歷史》,甚至借了三次,但是現在完全沒有印象。附中期間,我們讀了很多哲學書,但是讀不太懂,只覺得很重要。就像當時晚自習前我們一起討論黑格爾,其實誰都讀的一知半解,但它可能已經已經嵌入到我們的潛意識里了。這種關注與投入至少說明當時的我們,仍認為某些東西很重要,當然,現在不是這樣了。

    每個人對于“虛無主義”的解釋或許都不一樣,站在不同的角度與立場,比如社會學角度、藝術角度甚至是不同談話語境,對于“虛無主義”的定義也就隨之變化,不是字面上那么簡單的。

    我想自己還談不上走入“神秘主義”或“虛無主義”,因為我仍是一個面對真實,關注現實的人。創作的30年來,我在理性和感性上仍舊高度統一,一直都關注精神性。當然,現在談“精神”總顯得很空,是吧?但我選擇了抽象藝術語言,如果沒有對精神性的尊重,我肯定畫不下去。

    圖片由展覽主辦方和藝術家提供

    在线看片福利无码青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