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mp id="gweyy">
  • <blockquote id="gweyy"><blockquote id="gweyy"></blockquote></blockquote>
  • <menu id="gweyy"><input id="gweyy"></input></menu>
    EN

    CAFA觀察|記2021央美研展:蓄勢待發,向更開闊處生長

    時間: 2021.5.21

    觀察文-動圖.gif

    2021“中央美院畢業季”——蓄勢待發

    研究生畢業展

    2021年初夏,藝術圈的“出圈”時刻中不乏有中央美院畢業展中的數個瞬間。隨著本年度央美畢業季第一站研展正式向公眾開放,有機會能夠親臨現場的觀眾熱情高漲,紛紛預約觀展;未能有時間到現場感受畢業展熱鬧氛圍的觀眾,也通過朋友圈、媒體報道、各大短視頻平臺等方式“云”觀展。在人頭攢動的畢業展現場,在眾多媒材不一的作品環繞之中,如何去發現、觀看與理解今年畢業生的思想、創作與藝術表達?這或許是絕大多數觀眾的共同困惑。

    這一屆的畢業生的特殊性是毋庸置疑的,不僅在于其是美院的第一百屆畢業生,肩負著百年美院的使命與期待,也體現在作為后疫情時代的第一屆畢業生,其創作與思考如何回應在疫情中動蕩、搖擺與重塑的社會規則與環境。當然,疫情之中的云課堂、線上展覽與遠程討論等新模式的興起,都直接影響著此次畢業展作品的表達與呈現;與此同時,疫情及其后遺癥也潛移默化地影響著人們看待世界的方式和人與人之間關系的維度。面對全球性的災難與挑戰,對新聞的敏感、對世界格局的高度關注以及隔離期間個人生活方式和思想表達的異化,都或多或少體現在今年碩、博士畢業生的個人創作與反思中。

    展覽現場

    展覽布局:更集中的空間與更有效的配合

    與往年相比,今年研究生畢業展的作品集中呈現于美術館展廳、石膏館展廳以及7號樓展廳中。央美畢業季標志性“大白棚”的缺席,使今年各院系畢業生在展位的分配與作品配合方面頗下功夫。在物理展陳空間驟減的情況下,美術館一層的實驗藝術學院與城市設計學院,以及美術館三層的雕塑系與設計學院展區相接,在彼此的承接與配合中,碰撞出了一些別樣的火花。

    展覽現場

    美術館二層展廳則呈現了基礎部、油畫系、版畫系、壁畫系以及中國畫學院的畢業創作,這些偏重于“架上”的作品被集中呈現。有趣的是,版畫系、壁畫系以及中國畫學院的作品中,也不乏跳出二維平面空間的表達,轉而呈現了一系列空間的、裝置性、雕塑性的創作嘗試。另一值得注意的考慮在于傳統工作室為單位的概念被打破,在今年油畫系及基礎部的展廳內,學生個人的特色及思想得以豐富地呈現,由此也試圖去探討在研究生階段,導師對學生創作在技法、觀念與形式上的介入與影響程度等相關問題。美術館四層以獨立的小展廳呈現研究生院博士畢業生的作品,其展現出更扎實的研究脈絡與更成熟的創作面貌。

    展覽現場

    將大部分創作集中于美術館中,無疑方便了前來觀展的觀眾能夠以較短的時間快速瀏覽完本屆大多數畢業作品。然而,作品密度空前巨大以及展覽空間的相對局限也無可避免地令觀眾陷入眼花繚亂的視覺體驗與信息量陡增的展覽閱讀中。在此過程中,具有運動感、互動性以及體量相對龐大的作品往往能夠第一時間抓住觀眾的注意力,而部分與美術館結構緊密聯結的作品則易被忽視,依托于展覽空間所做的特別巧思也難以被多數人第一時間接收到。

    與美術館的熱鬧喧囂形成鮮明對比的,是陳列于石膏館中的人文學院和藝術管理與教育學院的畢業論文的視覺呈現,以及位于七號樓建筑學院的建筑設計模型與示圖陳列。在石膏館中,人文學院與藝術管理與教育學院的畢業研究以雙圓環的形式依次陳列,在空間上呼應了石膏館外形與內部雕塑陳列。在這里,觀眾更像是置身于一所安靜的圖書館內,能夠在圓形空間歸納出的路徑上徐徐踱步與閱讀。

    展覽現場

    關注議題:疫情反思、生活體驗與國際視野

    放眼本年度研展作品所關注的議題,疫情及隔離生活帶來的反思占據了一部分作品主題。在這些創作中,有的畢業生著眼于疫情期間身處武漢的深刻現實體驗,并將其轉譯為虛擬城市空間,并與禁錮于健康碼的社會心理相互投射;也有關注隔離之中社會規則與行為的重塑和身處其中的人類的情感異化,以及在后疫情時代中,社會和人所采取的新的應對措施和生活體驗。

    13 .jpg

    設計學院——智慧型城市設計研究,梁欣,《沒有陰影的島嶼》,展覽現場

    圖片來源:中央美術學院設計學院

    當然,在直接表達疫情相關主題的創作外,一些作品也傳遞出疫情中和疫情后,社會規則與大眾心理和關注點的重塑等信息。具體來看,其體現在向外更敏感和關注于社會新聞、弱勢群體等議題,向內則回歸日常生活,對家庭親情、個人情感進行更為細膩地體會與挖掘。同時,對于信息網絡與虛擬空間的高度依賴亦在部分作品中有所體現,最典型的現狀是,由于大量實體展覽、線下活動的被迫終止與關閉,在極短時間內促使了線上展覽、虛擬空間與技術的極速膨脹。因此,對線上空間、活動與相關技術,直至近期大熱的NFT加密藝術等話題的反思,也以各種創作面貌與討論方式散見于此次畢業展中。

    造型學科基礎部,黃銀宇,《接單》,140x160cm,布面油畫,展覽現場

    設計學院,王言如絲,《鱷魚池》,1248x2208px、3x3m,視頻,展覽現場

    另一方面,在今年的創作中,我們也能夠注意到其中不乏有針對疾病與生死,女性與力量,侵略與殖民,文化與傳統,當下與未來等更宏觀、更具世界性的議題的涉獵與深挖?;蛟S是病毒在世界范圍內的大流行讓人們再度清晰地意識到我們所處的時代是如此的高度共聯與相似,在家隔離期間網絡成為了大多數人和這個世界保持溝通的唯一渠道,很多出現在電視新聞、互聯網絡與社交媒體中的國際關系、民族矛盾、社會沖突剎那間向每個人的生活靠近,人們也能在每個事件中或多或少找到一些與個人經驗相契合的切面,并更多地去表達觀點。

    版畫系,婁能斌,《可以不加糖》,展覽現場

    WechatIMG45.jpeg

    實驗藝術學院——總體藝術與跨界研究,邱思遙,《相同的風景》,升降平臺,透明屏幕,布面噴繪,尺寸可變

    圖片來源:實驗主義者

    總體來看,本屆畢業生的作品中,在個人情緒,生活片段與思想追求的記錄、再現與轉譯之外,更多地在關注一種處在社會中的“人”的生活、狀態與情感,其試圖去探討多種“關系”的存在——國家與國家、文化與文化、民族與民族、社會與人、人與人甚至是自我與記憶之間的關系,而非僅將視野和表達局限于孤立的個體與切面。

    創作與展覽形式:文本與圖像互譯,互動體驗與“學科雜交”

    從創作形式及展覽呈現上來看,造型類學科對于技術精微的鉆研探索仍舊深入,而人文學院也一改往年的紙質論文展示方式,結合石膏館的空間與個人的論文研究主題,呈現出極具視覺體驗的展位布置,以作為畢業論文研究對象的可視化呈現。由此,史論類學科的畢業成果也能與觀眾產生更有效的交流與互動。

    人文學院,羅潔萱,《從反觀自身到審視他者——杜米埃中國題材系列漫畫研究(1843-1860)》,展覽現場

    人文學院,劉夏凌,《十八世紀歐洲漆器裝飾研究——以維也納美泉宮中的圓形東亞漆閣為例》,展覽現場

    人文學院,蘭萌,《<消夏圖>研究》,展覽現場

    除此之外,本屆研展中所呈現的多元化創作形式亦是看點之一,許多作品的制作手法與呈現方式打破了觀眾對于該學科專業的固有認知,譬如今年雕塑系的展區中,不少作品呈現出“組合式”、“可互動”、“機械感”的裝置特色,而版畫系的作品也呈現出基于數字技術與3D打印,實驗動畫等語言的嘗試;中國畫學院、壁畫系等院系的畢業創作展示中,也不乏出現如雕塑、綜合性裝置等的實驗與表達。

    雕塑系,羅舜元,《媽媽,你看!》,玻璃鋼、毛發、玻璃、機械裝置,200×220×200cm,展覽現場

    雕塑系,劉暢,《合唱團》,鐵、舊椅子、電機及控制系統,尺寸可變

    圖片來源:中央美術學院雕塑系

    19e7239b0fca6495af62600c3c2dd8ea.jpg

    雕塑系,王振宇,《天空之城》、《Signal》、《永恒》,二戰士兵駝袋、二戰鋼盔、彈藥箱、退火鐵絲、電機、造霧機 、紅外感應裝置、植物、鐵板,

    235×110×100cm、140×20×125cm、53×53×230cm,圖片來源:中央美術學院雕塑系

    當然,藝術類學科間的相互介入與表現僅是此次研展跨學科特色的一個方面。從實驗藝術學院、設計學院、城市設計學院等的諸多畢業創作與設計中,觀眾得以看見科學、信息技術、生物、人工智能等其它學科與前沿話題對藝術創作的介入與作用。事實上,從近幾年美院的專業學科設置與研究方向中,我們或可以為研展中呈現出“學科雜交”特色找到一定依據:如設計學院開設的“藝術與科技研究”、“機器人藝術設計研究”、“生物藝術設計研究”等專業方向,以及實驗藝術學院開設的“藝術表達的物質化呈現”以及“未來媒體藝術”等專業方向……這些專業與研究方向的建立從教學層面上關注并思考藝術與前沿科學、社會議題的互譯與交點,也通過院系與科研機構、科技企業等建立聯合實驗室及教學基地等機會,為學生的創作與思考直至最終的作品呈現提供了有力的支持。這些學科與話題間的交點與碰撞也引導著創作者與觀眾去想象藝術與思想可以抵達的無限時空。

    實驗藝術學院——藝術表達的物質化呈現,魏麗菁,《一個低沉而持續的提醒》,植物、微生物、瓊脂,40 x 40 x 140 cm ( x2 )

    圖片來源于:實驗主義者

    設計學院——生物科技與設計研究,孫亞晶,《Where Are You From》

    圖片來源:中央美術學院設計學院

    無疑,跨學科的藝術創作為本屆研展提供了更豐富的養料,也從一定意義上將藝術創作本身開放給了更多具有多元學科背景與社會經歷的觀眾;同時,諸多可互動的裝置體驗以及具有開放解讀空間的詼諧作品也吸引了更多觀眾的目光、參與甚至是再創作,加之疫情后愈發活躍的互聯網傳播等因素,此次畢業研展的熱度與“出圈”似乎也有其必然性。

    WechatIMG44.jpeg

    設計學院——機器人科技與藝術研究,姜同,《最后一片肉。?》,圖片來源:中央美術學院設計學院

    隨著褒貶不一的評價與有好有壞的觀展體驗,今年的央美研展已落下帷幕,本科生畢業展也將于數日內如期而至。對本科生來說,他們將面臨的依舊是在比往年都更緊湊的空間中去講好自己的故事,或許也會試著在喧囂熱鬧的畢業創作集會中脫穎而出。

    當然,對每一屆畢業生來說,他們一方面苦惱于規定展線長度與展陳空間的局限而無法施展開來,一方面也在面臨著是否足夠成熟去把控住更大展示空間的疑問與挑戰。而這個更大的展示空間,在線上展覽時代與虛擬空間已經來臨并高速發展的當下與未來,甚至會呈現出跨越時空維度的廣袤。同時,他們也必須意識到,在科技、信息與時代飛速發展的今天,藝術創作的思維與眼界可以向宇宙的深處無限延伸,但是如何將放飛的思想與關注點落地于展覽展示,并與觀眾產生切實的交流,這或許是每年的畢業展提供給畢業生數米的展線所框住的小空間之外,更能啟發和引導他們繼續思考的地方。

        文/周緯萌

        現場圖、視頻/胡思辰(除特殊標注外)

    在线看片福利无码青青